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芈樱花之恋by白纸_芈夺毅在线阅读

2018-12-12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芈樱花之恋》是由“白纸”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芈的爱情始终都是不如意的,她的事业是她的所爱,曾经为自己设计过一件樱花的婚纱,却终究无缘穿上它嫁给自己真心爱着男人。毅的出现,是她尝试爱情甜蜜的开始,而夺的出现,却是毁掉她人生的终结者。

第一章爱是你我

日本东京,春日的风,吹拂着青草绿叶,含苞待放的樱花,携带着丝丝缕缕的清香,已经满意春容的盛开了,朵朵芬芳,

招蜂引蝶,黑色蝴蝶,挥动着黑色的翅膀,翩翩起舞在空气中,嗅着漫无边际的樱花之香,迷恋不堪心界。

“这里还差几只蝴蝶,最好是紫色身,黑色斑斓的翅膀”芈的话音刚刚落下,蝴蝶就悄然的落上了,这件樱花礼服上,纯

白的礼服,纯白的樱花,还有纯白色的沙,礼服简单别具一格。

樱花比现实生活中的樱花更大一些,有的更小了一些,樱花礼服是谢芈毕业以后,展示出的第一件作品,芈为礼服取了一

个名字叫做剪爱,芈幻想礼服会伴随她的生命与灵魂。

这是曾经的毅为芈设计的婚纱礼服,她一直相信开始是真的,所以她用生命珍藏着最初的回忆。

芈看着礼服淡淡的因回忆有些入神了,却突然被这只停留的蝴蝶,湿润了瞳孔,潮湿了睫毛,感动了呼吸,被这天作之合

的场面所迷惑了,这个画面完美了她的作品,却完美不了她的爱情,因此她落下了晶莹的泪滴,一滴眼泪的感动,定格了这个

更完美的画面,于是她举起了画笔,在素描纸上绘画这件礼服,添上了这只伤感的蝴蝶,蝴蝶在此作品里像故事中的天使,圣

洁美丽。

这一幕的感动,被进门许久的夺看在了眼里,夺已经进门多时了,只是因为芈,太入神的神情太美丽,他才悄悄的停留

了,他站力了很久,久久的盯着她,一个另他追随了20年的女孩,却没有触及过她的身体,只是一个浅浅的吻,都从来没有

得到过,或许因为太爱,所以太恨:“它只不过是一只野蝴蝶,值得你落泪吗?”

芈看着已经完美的画,兴奋的告诉他:“这件礼服是爱的意念,那蝴蝶好比爱的天使”

夺听的有些心灰了:“再等十五天,芈服装公司开业了,恭喜你新的事业开始了”

芈抽动了下嘴角,像触动触疼了心脏:“谢谢你的帮助”芈一边全神贯注的整顿画,一边与夺对话,那丝伤心,那点沉重

的疼痛,还在心底翻滚,剪爱礼服是毅在五年以前选择的名字,可是毅却抛弃了芈,爱上了其她的人。

芈再一次的看着玻璃窗,穿樱花礼服的模特,她真的希望模特是自己,只是芈永远不会穿这件樱花礼服,因为没有毅,这

件礼服就没有意义,没有幸福。

这件礼服是毅绘画出来的作品,只是毅却忘记了芈,忘记了樱花礼服,忘记了诺言,芈看着礼服,将樱花礼服的素描画,

挂在了它的对面,像是回忆中的爱恋,用画做了停留,只是怎么可能,毅已经结婚了生子了。

蝴蝶还迷恋在满城樱花的香气中,迷恋在樱花礼服的最美里,芈挂好了画,双手交叉在胸膛前,一副审问蝴蝶的自嘲,嘲

笑蝴蝶的愚昧,留恋虚假的樱花,自嘲自己的痴情,贪恋这不能复合的爱恋,蝴蝶好似感觉到了芈在嘲笑它的愚昧,它挥着翅

膀,竟然高高的,远远的,迎空飞翔而去了,芈乏味的又一次的坐了下来,蝴蝶都不迷恋虚假的美丽,芈却越来越迷恋了。这是因毅创作出的爱,只是毅却不在了,四面的窗帘,被芈恨恨的拉开了,色彩绚丽的让夺心跳,夺打开了灯光,整个房

间亮了起来。

夺放出了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动感DJ”芈安静的坐了下来,她也犹如这一首歌一样心跳,面对爱面对爱的结晶,虽然

毅不在,芈却见物,犹如见人一样心情澎湃,或许是思念,想念太久的缘故了。

夺看着芈,为她的才华更痴迷了,夺走进了她,整个屋子里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这是夺准备好的“迷香粉”

DJ声停了下来,下一首音乐是毅最喜欢的“天空之城”空气中的“迷香粉”逼近了芈的呼吸,她陶醉在天空之城中,她已

经被迷晕了,已经分不清楚是“天空之城”这个熟悉的音乐,还是毅的呼吸,她彻底的昏睡了,夺拉上了门,借着灯光吻上了

她的唇,她的颈。

晴朗的天空,凝聚出了恨的汗珠,也湿润了花草树木,窗外此时下了一场雨,似乎在暗示芈有多委屈,当芈醒来房间空空

的,鸦雀无声,自己一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被褥下,芈担心的流泪了,她赤着脚丫站了起来张望在遥远的夜空,似乎想询问

是谁。

第二章初次想念

十七年之前春天的阳光无限的温暖,照耀着春风得意的惠,惠在兴致勃勃中,乐不思蜀的打着羽毛球,羽毛球这项体育运

动,是惠最新喜爱的,因此她也特别开心,心情比平时欢快许多。

离裁剪结束,还有一个小时,芈一边为线娃娃剪裁衣服,一边用丝线,为娃娃用心的缝制着衣裙。这家破旧的小宅院里,

只有她与奶奶两个人,芈在两岁的时候,爸爸就因为胃出血去世了,妈妈也因此远离了这个家,嫁到了异乡。

芈在模糊的记忆中,还记得妈妈很漂亮,很爱干净,其它的记忆就远之又远了,最近的记忆,最后的记忆就属于,这对线

娃娃了。线娃娃是妈妈买来的,开始妈妈只给芈,买了一个线娃娃,后来在芈的要求下,妈妈又送来了一只,两个娃娃,一个

是女,一个是男,芈从此以后,快乐了许多。奶奶是个业余的裁缝,全凭裁缝衣服,做双鞋子,来维持日常开销,还有芈的学

费,爷爷已经去世了,在奶奶的心里,芈就是爱的结晶,是谢家香火的延续。

奶奶每次裁剪一次衣服,留下的稀少碎布,芈就视如黄金一般,珍藏着。然后为她的女线娃娃做嫁衣,为他的男线娃娃做

礼服,芈每天都很开心,最近的奶奶,接了一些彩色的布料,裁缝一些更新颖的服装,芈也更加欢快了。

奶奶带着破旧的老花镜,一边忙碌,芈一边在纸箱里,一片一片数着碎的花布片,她眼花缭乱的欣喜。

她蹲在纸箱面前,伸出了稚嫩的小手,拍了拍胸口:“这到底可以为娃娃,裁缝多少衣服呢?她眯起了眼睛,仰望着天空

的太阳,仿佛仰望那幻想中的彩装,她太开心了,甜姿姿的,美姿姿的。

她将双手握在了一起,放在了胸口,再一次的看着碎落的彩布,却异常的伤心了起来。

一片一片又一片,片片飘落的碎布都成了白色,她不知不觉为残碎的白布而心伤,她蹲在纸箱前流泪了,哭出了声音。奶

奶听到了孙女哭泣的声音,觉得奇怪而切心疼,奶奶停下了手里的活看向了芈。

芈站了起来喊着:“奶奶我的花布呢?花布没有了?”奶奶蹲了下来,从纸箱的下面,翻出了花布。

奶奶又缓慢的站了起来,芈看着花布,带有泪花的眼睛里,晶莹闪烁在阳光的照耀下,站力了许久。

奶奶又陆续烦琐了忙碌了,芈蹲在纸箱面前,一快一快的数着花布,她将花布整理到了另一个纸箱里,那个纸箱里,仅仅

只剩下了白布。白色的布,苍白的没有任何颜色,似乎可以冰冻温暖的心灵,伤害孩子的天真。芈像丢垃圾一样,将白色的

布,丢到了垃圾箱,然后回到了房间。

又是新的一日开始了,因为是假期,贪睡的芈总是清晨八点钟醒来,芈醒来之后,奶奶就在院子里裁剪衣服了,芈起床

了,她第一个带呼吸带心跳的想法是,又可以为娃娃选布料了,她匆忙的洗了手脸,来到了奶奶的面前疑问:“奶奶,你最近

这两天,怎么天天裁剪衣服?”

奶奶看着漂亮的孙女,和蔼可亲:“这两天是义务帮别人裁剪”“义务是不收钱,免费的”芈听了奶奶的话:“叹了一声气”

今日奶奶剪裁的布色,是黑色与黑兰色,跟以往的没有区别,彩色花布,却只有昨天,白布也是。芈看了看纸箱的布块,

就豪不希奇的回到了床边,她拿出了自己的针线盒,开始给自己的娃娃缝制服装了。

一件一件的小衣服,在芈的小衣架上一一挂了起来,她的脸都红润了,奶奶看着芈的小衣服:“我的孙女,真心灵手巧”

芈开心极了,每来家里一位客人,都会称赞这些小小的彩衣,芈每天照顾着娃娃,玩着过家家的游戏,日子过的像阳光下

的太阳花。

风吹着夕阳的黄昏,这天奶奶外出,给别人送衣服了,天色昏黑时也没有回家,芈感觉担心极了,她看着被称赞的小彩

衣,也开心不出来,看着娃娃也想念奶奶,因此芈落泪了,心情犹如惨白的月半弯,芈坐在院子里,孤独的等待着奶奶,看着

苍白的月亮,犹如心情一般惨白,芈第一次体会到了痛苦,它比快乐更让她记忆深刻。因此芈喜欢上了白,当幸福快乐,像自

然环境一样孕育着我们的时候,可能我们察觉不到,当幸福快乐成了一种需要,在离开的时候是最痛苦的。芈意会了。

芈等到深夜,在泪花中逐渐困倦了,门却响了起来,听开门声,就知道是奶奶了,芈跑到了门口:“你还没有睡觉吗?”

芈哇哇的哭了

“我去城里送衣服,送我回来的车,坏在了路上”

芈停止了哭泣,奶奶抱起了芈,芈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就已经困倦的入睡了。

第二天清晨,芈醒来之后,就闻到了,香气扑鼻的油条,芈穿整齐了衣服,走进了客厅,奶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奶奶提

着垃圾箱,准备倒了碎布垃圾,芈看着白色的碎布,心里莫名其妙的慌张了。

芈笑着看着奶奶:”奶奶奶奶我要留下,那些白色的碎布”

清晨过后,又到中午了,芈将白色的碎布,一片一片裁剪成了,一朵一朵的樱花,她取了一朵樱花,扎在了自己的小辫子

上,她快乐的像只小蜜蜂。

暑假很快结束了,惠姐也从姨娘家回来了,明天她们可以,一起去学校了。

这个年龄的她们才6岁,才刚刚读一年级。

第三章这是谁的樱花

星星闪烁,月亮弯弯,整个院子里那些青菜,那些树枝树叶,在风的吹拂下沙沙做响,奶奶刚刚关上了灯,给芈讲了一则

故事,芈就已经进入了梦想,奶奶又在昏暗的房间里坐了起身,借着月光的爱抚着芈,将芈的手臂放在了被单内,奶奶才缓慢

的躺了下来,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平稳了呼吸,渐渐的睡去了,整个房间都很昏暗,像腿色的记忆,却唯独朵朵白色的樱花,

像刚刚盛开。

清晨的空气,总是携带着缕缕清新,也犹如芈清香的心,芈简单的喝了几口稀饭,就背起了粉色书包,朝惠家走去了,刚

走到惠的家门口,惠就走了出来,芈十分喜悦:“惠,我们去上学”

惠一身白色的短裙,紫色的书包,走到了芈的面前看着芈,牵起了她的小手:“好吧”

惠迈着矫健的步伐,芈迈着平静的步调,两个人并肩走着,消失在远方的道路上。

日落西山的晚霞,殃红了芈的脸霞,打动了惠的心音,在下学的铃声中,她们笑意嫣然的往家里跑去,芈追惠跑,她们自

由奔跑在花园在道路,终于跑到了奶奶的家门口,芈走进了门,惠也跟了进去,奶奶看见了这两个乖孙女,急忙端出了准备好

的美味佳肴,糖果,小点心等,两人你挣我抢,吃的好不痛快。

夕阳的晚霞,已经被黑暗彻底淹没了色调,黑夜来临了,芈坐在桌子的一边,芈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两个人一边写作业,

一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两个再比赛,比赛谁的作业,可以完成的又快又好,明天可以得到老师的称赞,于是她们两个

都很认真。

奶奶在一边整理着平日中琐碎的活,这个时候,门外站着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小男孩,他们已经站在了客厅的门口,门开

着,他们却没有走进来,女人穿的很整洁,是圣洁的浅蓝色的连衣裙,她们刚站在门口时,芈就第一个看见了她们,芈很喜悦

的走到了奶奶的面前:“奶奶”

奶奶丢下碗筷转过了身,看着芈的小脸,芈举起了右手,伸出了一个小小的手指:“奶奶你看,我们学校的老师”芈的眼

神里流漏着喜悦与崇敬。

奶奶牵着芈的小手看向门外的人,女人很礼貌:“请问这里有没有一名叫谢芈的女孩”

“这是谢芈的家,你是谢芈的老师吗?”

女人笑盈盈的看着芈,又看向奶奶:“我是艺珍小学一年纪二班的班主任,我们班上的一名男同学拣到了一朵白色樱花”

芈抿起了嘴唇,用左手摸了摸发尾,樱花竟然不在了,芈盯着男同学手里的樱花:“樱花是我的,是我自己剪裁的”

男同学看了老师一眼,走到了芈的面前,将白色的樱花递给了芈,芈看了一眼奶奶,奶奶微笑着,芈接起了毅手中的樱

花,看着失而复得的樱花微笑了,甜美的笑容美妙的荡漾在心间。毅好似安心了,终于寻找到了樱花漂亮的主人,还得到了她的称赞,毅敬仰的看着芈,犹如看着樱花:“不客气”

毅转身准备走了,芈低声的疑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凌毅”毅又反问芈:“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谢芈”

毅又准备走了。

“毅,我怎么谢谢你呢?”芈疑问。

“能找到樱花的主人,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毅轻声讲。

“毅,你跟我来看看樱花树吧”

毅怦然心动了:“什么是樱花树?是日本的吗?”

“是我自己剪裁的樱花树”芈轻声讲。

毅跟随芈来到了樱花树旁,毅被开满枝头的樱花感动了,只是一朵樱花就让毅倾心了,竟然还有更美的樱花树,毅没有说

话,他看着芈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在描述不同平时的心跳。

芈豪不吝啬的摘下了一朵递给了毅:“樱花是我的最爱了,为了感谢你,我送给你一朵”

毅推开了她手里的樱花:“这个我不要”

芈难过的低下了头,一只手捏着樱花,不知道该丢向何处,毅看着动心的樱花:“这个真的可以给我吗?”

芈抬起了头伸出了手臂递樱花给了毅。

惠观看了这个场面,这个女人,她并不认识,她不爱樱花,所以她又快又好已经完成了作业,老师在奶奶的接待下坐在客

厅的沙发上,饮用着玻璃杯中的茶水,观察着两个“樱花迷恋着”

芈走到了老师的身边,老师起身牵起了毅的手,离开芈的家,芈和奶奶站力在大门口,在灯光下挥手向她们诚意的告别,

惠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收拾起了书包,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出了门。

惠走到了大门口看着奶奶:“奶奶我回家了,我的作业已经写好,芈的作业还没写好”

芈噘着嘴巴:“我会完成的,还会比你写的字体工整,明天老师会修改的,我们课堂上比高低,我昨天是第一名”芈噘着

嘴巴。

惠也噘着嘴吧:“你成绩好又怎么样,体育课的时候,总是满吞吞的”

芈没有说话。

“我会教你跑步的”惠轻声讲。“不要忘了写完作业”

“好的”

惠离开了奶奶的家,奶奶和芈,一直远远的看着惠的背影,等她走进了自己的家门。

第四章纯真的友情

雾蒙蒙的清晨,零碎的下着一些细如丝的雨,潮湿了青草绿地,湿润了芈年少的心灵:“奶奶,我想妈妈”

芈在梦里哭泣着醒来,芈挣开了眼睛看见了奶奶,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奶奶看着芈,用一只右手,轻轻的为芈擦去了脸上

的泪水,芈看着奶奶已经满足了,因为妈妈长年累月的不在身边,所以芈已经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日子。

“芈,是不是做噩梦了”

芈的眼眶又红了:“我梦见妈妈了,我想妈妈了”

奶奶看着孤苦的孙女,一阵辛酸,加倍疼爱:“你妈妈,过段日子会来看你”

芈又一次,听到重复的话,仔细寻味着话中的寓意:“奶奶,已经一年了,妈妈怎么还不来,过段日子,是要等多久

呢?”

奶奶回答:“你妈妈也许最近很忙,等她空闲下来,一定会来看你”

芈咬了下嘴唇:“恩,我只是想妈妈给我钱,我有了钱,给奶奶买新衣服”奶奶没有说话。

雨还在下,奶奶给芈,拿出了一把小伞,为她穿上了雨鞋,正准备出门,惠已经站力在门外了,芈看着惠:“我们一起走

吧”惠牵着芈的小手,离开了奶奶的家,朝学校走去了。

雨丝丝,情丝丝,血丝丝,仿佛若泪丝丝一般的心寒,芈在雨中,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青色的身影,她在雨中,没撑有

雨伞,没穿有雨衣,芈远远的就惊讶了:“惠,你看,远处是什么?”

惠仔细的分辨着远处的身影:“是个人”

芈牵着惠的手,加快了脚步,来到了青衣女孩的身边,青衣女孩,从年龄来分辨,仿佛跟她们两人一样大小。

青衣女孩,比她们更加的骨瘦如柴些,她萎靡的眼睛,半睁半闭,面色唇色亦是苍白的,芈看着女孩没有说话,她吸了一

口气,像平常时被针刺到了一般。

惠看了看芈,敏感的芈,她都没有察觉到惠的眼光,因为芈看的太惊奇了,惠已经不耐烦了,惠看着芈:“芈,快上课

了,我们走吧”

“我不走,我要为她,撑着我的雨伞,等她醒来”

惠有点急切了,她了解芈的任性“我要去学校了”

芈恋恋不舍的望着惠远去的背影,很想追赶上她去学校,只是这雨中萎靡不振的女孩,另她不得不停留,不能不停留。芈把自己的小伞撑在了青衣女孩的身体上,用自己的稚嫩的小手,晃动着她许久,她才睁开了眼睛,女孩看着芈,没有说

话。

“你上学吗?你回家吗?”

女孩听到这些话,竟然流泪了,芈又说了一些话,女孩依然没有说话,芈无奈的底下了头,青衣女孩虚弱的伸出了双手,

缓缓的用手语描述着,芈看不懂,她在比喻什么。

芈看着没有语言的她,更加的心慌了,学校的上课铃,已经响起了,她却似乎忘记了学校,芈伸出了手,她却将自己的

手,藏在了背后,芈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芈看着她浅青色的衣服,惊奇的发现,她竟然没有双下肢,本来就淋在雨中的芈,

被这个场面,惊吓的流出了眼泪,蹲在地上的身体,蹲坐在了泥水里。

这个时候,虚弱的青青敏锐的伸出了手,芈牵着她的手,从泥水中站了起来。

青青滑动着木制的木板,没有说话,她闪烁着大大的眼睛,转过了身,消失在了雨中。

芈站了起来,满眼里只有她的背影,芈心慌的跟着她,她渐渐的走进了立交桥下的一座老公房下,老公房的门,用一个破

旧的锁,紧紧的锁着,锁已经生锈了,显然这个锁,经年累月的没有被开过了。

屋檐上的雨水大颗大颗的滴落着,青青无助的看了一眼背后的芈,她一点都不显得惊奇,她滑着木版,滑进了屋檐下,滑

在破旧的楼梯走道里,这里很黑暗。

青青打开了小小的手电筒,在黑暗的阴雨天里,她睁着一双纯净的大眼睛,审视的看着芈。

“这是你的家吗?”青青羞愧的点了点头。

“你不能说话吗?”青青又点了点头。

芈从书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线娃娃,拿出了奶奶给芈的零食,芈递给了青青,青青摇了摇头。

“这个线娃娃,我有两个,它可以带给人快乐”

青青听到快乐,开心微笑了,她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书上写快乐是美好的。

芈又把线娃娃递给了她“这个线娃娃,是妈妈留给我的,我很想妈妈,所以就留在书包里,你的家里,也没有奶奶,你不

想妈妈吗?”

青青没有说话,看着真诚的芈,双手接过了线娃娃,芈开心的从书包里,又拿出了第二个线娃娃“我把妈妈的线娃娃,放

在你家,我想线娃娃的时候,会来看你,就算没有奶奶陪伴着你,你也一样会快乐”。

青青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含着泪花,看着手里的娃娃。

夜已经深了,芈才想到了回家,她陪青青看书,陪青青吃零食,她们两个人,玩的好不快乐。

夜深了,雨停了,天空中的星星,好似在说话了,芈才想起了回家,才想起竟然一天没有去学校,芈站了起来,如梦初醒

一般:“我要回家了”青青恋恋不舍的看着她。

相关:

手抄安全黑板报图片大全图片大全图片大全 青少年道德建设板报 部室板报设计图案 关于再见了母校黑板报 关于诚信的黑板报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