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爱情一直在经过by团子莫暖纪慕白

2018-12-12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爱情一直在经过》是由“团子”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纪慕白莫暖之间的爱情故事。曾经他是她的依靠,是最宠她爱她的人,可是她没想到,父亲被陷害入狱之后,她想无数人低声下气,以为他会是她最后的依靠的时候,他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抛弃了她,当心已碎,情已逝,她活着只为报仇!

第一章你太看得起我了

“慕白,轻点……”

莫暖的脸被压在办公桌上,瞧着玻璃窗外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她轻声求着此刻正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的男人,“慕白,等会好吗?我有事……”

这里,是他的办公室。

虽然那是单项透视玻璃,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任何东西,但她总有一种被窥视的窘愧。

还未说完,就被纪慕白在她的臀上“啪”得拍了一下,一边继续动作,一边邪魅地勾了唇,“说!”

男人的语气冷漠,透着一股子不耐,莫暖的心不由地“咯噔”一下。

自从父亲入狱以来,她去求见的所有人,几乎都是这样的语气。

但慕白不应该是!

他是她爱也爱她的男人,是她如今唯一的依靠!

“慕白,你一定有办法救爸爸的是吧?”莫暖努力转过脸去,想要看着他说。

但是,背对着他,她只能看到他高大的身去伏在自己身上冲撞时晃动的影子。

“呵呵,你太看得起我了!”纪慕白冷笑一声,双手握住她的蛮腰,加速之后,满足地低唤了一声,从她身体里离开。

莫暖被撞得没了意识,等他彻底离开之后,她缓缓起身,诧异地看向他,“慕白,你在说什么?”

眼前的男人,还是她爱的纪慕白,可是为什么,他此刻脸上的漠然那样陌生。

纪慕白整理好衣裤,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嘲讽地勾起,“莫安国贪了农民工几个亿的血汗钱不说,还偷工减料造出了豆腐渣工程!如今楼还没盖好,因为坍塌死了十几个人……人命关天,你还真以为我有能力救他?”

如果说他的话带着浓浓的嘲讽让她错愕的话,那么此时他面上和眸子里的憎恶更是让她的心凉了个透!

“慕白,我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你真的相信那些诬陷他的话?你……”莫暖的眼圈瞬间被染红,声音颤抖。

爸爸以前多喜欢他啊,他也那样尊重爸爸,她甚至曾经还因此吃过醋,说他们才是亲父子,她倒是像是被娶进门的外人。

可如今……她的慕白,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绝情?

“呵!”纪慕白冷笑一声,上前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眸子冷冷地眯起,“莫暖,我能保你不受到你父亲的牵连已经仁至义尽!”

莫暖的身子狠狠一震,难以置信地盯进他的眼睛,却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那双平日里盈满温柔和宠爱的深眸里,此刻只剩下一片冰冷!

“慕白,你不是这样的人……”

她刚开口就被他不耐烦地冷冷打断,“因为我以前不知道你父亲那样贪得无厌!我纪慕白就算是有能力,也不会去救一个双手沾满了劳动者鲜血的刽子手!”

言落,他松开她,转过身去,声音冷漠地道,“你回去吧!别再为这件事来找我了!”

“不是的!”莫暖着了急,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急急地道,“慕白,我爸爸真的是被冤枉的,除了你,没有人能帮得了我了……”

“住嘴!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纪慕白不耐烦地拧了眉,抬手用力甩开莫暖的手。

她单薄的身子本就没站稳,被他这么一搡,整个身子直接后退几步趴到了桌面上,桌角撞到腰上,她的额头恰巧又磕到了桌上的手机上……一瞬间,额头和腰间同时传来一阵闷痛。

心上,也仿佛被他狠狠揪了一把,疼得她呼吸一窒!

正要起身,余光里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在不经意看到社交软件推送的新闻标题上那个熟悉的名字时,她整个人骤然僵住,满眸震惊!

第二章他和别人的绯闻

几乎是同时,数款社交软件推送的标题都如出一辙!

“海量艳照曝光!盛世集团总裁纪慕白牵手白富美封雪儿?”

“国民老公纪慕白神秘恋情曝光,暧昧合照的女主角竟是她?”

“纪慕白VS封雪儿!我们的老公终于要娶我们的老婆!”

……

莫暖以为自己看错,可当满屏都是“艳照”“纪慕白”“封雪儿”的字眼时,她不得不抓起手机点了消息去看。

火辣辣的标题下,是更加火辣的照片!

有俩人勾肩搭背的,热吻的……各种摸头摸身……

更让她震惊的是,这些照片并非不清楚的偷拍,更像是故意在镜头下秀出的恩爱。

女主角的确是最近正红的当家花旦封雪儿,而男主角不是她的纪慕白又会是谁?

莫暖的手颤抖着把手机扬起,“慕白,这些绯闻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对演戏产生兴趣了?”

她的第一直觉便是,这是街拍!肯定是在做什么宣传!

因为,她认识的纪慕白从来都是低调的人,不接受采访,不愿曝光……那些狗仔们成日里跟着他的车,最多也就是拍到过一些上下车时模模糊糊的侧影。

纪慕白淡淡地扫了一眼屏幕上的照片,抬手慵懒地整理了下领带,“不是绯闻,是事实!”

不是绯闻,是事实!

这几个字,像是重锤一样,狠狠敲在莫暖的心上,她的脚下不受控制地踉跄了一下,“你,你说什么?”

明明她才是他的未婚妻啊!

虽然从未正式公开过,但这个圈子里谁人不知?

男人优雅地转身,拿起桌上的文件,一边看着,一边风轻云淡地说,“正如新闻上说的,我不小心睡了雪儿,得对雪儿负责。”

不小心睡了她?

莫暖被他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击得浑身剧烈一颤,满眸的震惊一点点被自嘲和难以置信替代,“负责?那你睡了我三年,就不打算为我负责吗?”

这句话问出来,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格外沙哑。

纪慕白的眼神这才从文件上移开,漠然地看着她,忽而勾唇邪肆地笑了下,“莫暖,你不会还以为你是海城商会会上的千金吧?雪儿和你不一样,她是有身份的人。而你……现在只是一个杀人犯的女儿。不管是我,还是我的盛世集团,都被你连累不起。”

如果说他之前的态度和这艳照这绯闻对莫暖来说只是让她难以置信的晴天霹雳的话,那么纪慕白这番话,便是将她打入地狱的无情鞭!

“慕白,你是在和我开玩笑是吗?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仰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努力看进他的眼睛里,想要从里面看出他说的都是谎话!

三分绝情,三分冷漠,三分嘲讽,一分同情。

除了这些让她不寒而栗的东西,她什么也没看到。

不!这不是她认识的纪慕白!他不是!

她的纪慕白,眼神永远温暖,什么时候如此冷漠过?

他像是读懂了她心里的犹疑,残忍地勾了勾唇,“莫暖,人是会变的!更何况,是你们父女俩,从一开始就欺骗了我!”

冷冷地说完,纪慕白合上手里的文件,转身大步离开。

那绝冷的背影,让莫暖心中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熄灭!

她不是无知少女,又怎会不知道人是会变的?

她曾坚定地以为,海可枯,石可烂,但纪慕白对她的感情绝对经得起风吹雨打!

曾经那样一个把她捧在手心放在心尖的男人,怎么会说变就变?

莫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第三章把她卖了

海城第一监狱。

莫暖看着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的莫安国穿着狱服带着手铐向自己走过来,连忙抓起了旁边的电话,努力给了他一个笑脸。

可心里,却被那闪着寒光的手铐刺得生疼。

从出事到现在,每见父亲一次,莫暖都会发现他更老了一些。

平日里那个意气风发,中年依然帅得能吸引无数小姑娘回头的父亲,已然一去不复返。

莫安国看到女儿,慈爱地笑了下,可仍掩饰不住那眼底的凄凉。

“爸爸,您这几天好吗?我已经在找证据和律师了,会很快帮您翻案。”莫暖用力控制住心里翻涌的心疼,温柔地看着莫安国。

莫安国淡淡地笑,“清者自清,我自己根本没做过那些事,问心无愧。只是,可怜了那些无辜被害死的人……”

一开口,莫安国本就低沉的声音更加沙哑,眼圈也瞬间红了,一脸的愧疚。

虽然他是被陷害的,但那栋豆腐渣楼的确是莫氏的,作为莫氏的董事长,他难逃其责。

莫暖的手情不自禁地拍在了厚厚的隔音玻璃上,依然让自己笑着,“爸爸,女儿相信您!您也一定要相信女儿,我一定会想办法帮您洗清罪名的!”

莫国安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子向前倾了倾,压低声音说,“暖暖,不要太相信纪慕白,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提到纪慕白的名字,莫暖一怔,“爸爸,您为什么这么说?您和慕白……”

“是的!我是很喜欢慕白,也和他能聊得来!”莫国安打断女儿的话,皱眉道,“但是,我总觉得慕白这孩子太深沉,总觉得他心里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总之,我的事不要让他掺和进来,对他也好。如果真的要找人帮忙,去找你王叔叔。现在,也只有他有能力帮我了。”

莫暖咬了咬唇,“爸,您说慕白会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莫国安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几天我在监狱里静下心来想了想他三年前回国来接近你开始,就感觉他似乎有什么目的……但我至今无法判断。”

莫暖瞧着父亲眉宇间的郁结,放在膝盖上的手攥了攥,笑道,“爸,您多别想了,我会注意的。现在,任何人都没您对我重要。”

和纪慕白已经分手的事,她怕父亲担心,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莫国安忍不住垂眸擦了擦眼泪,“暖暖,爸爸对不起你,让你受累了。”

“爸,我是您女儿。这么多年您养育我长大,现在您被人陷害,我哪有不管您的道理。”莫暖的手掌贴在玻璃上,做着抚摸父亲白发的动作,哽咽道。

“乖女儿……”莫国安老泪纵横。

出了监狱,莫暖来不及去细思父亲说的关于纪慕白的话,先跟王叔叔联系了下,对方约她三天后的晚上在某KTV见。

当莫暖按照约定时间和地点推开KTV包间的门时,看到的不是熟悉的王叔叔,而是一群流里流气的陌生男人。

莫暖一怔,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走错了”。

转身正要离开,双手手腕被两个男人直接攥住,“没错!哥几个等的就是你!莫氏千金!”

莫暖心下一紧,用力抽回自己的手,“你们是谁?我找王建国王叔叔!”

坐在沙发中间的秃头男人站了起来,淫笑着搓着手向她走来,“你王叔叔把你卖给我们了,你还不知道吧?”

第四章离不开男人

莫暖心里一阵慌乱,但还是努力保持着镇静,拿出手机就要拨出去,“不可能!王叔叔不会骗我,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嘴上这么说着,莫暖却瞅准时机,从两个男人的中间低头挤过去,拼命向门口冲去。

“小婊子,还敢跑!给我追!”身后,有人在吆喝。

莫暖迅速拉开了门,身子刚探出去一半,被身后的男人圈住了腰,“你逃不出爷的手掌心的!”

“放开我!救命!”莫暖的手死死攀住门把手,放开嗓子求救。

蓦地一抬眸,竟然看到了一袭黑色西装的纪慕白在两个男人的陪同下,从包间门口走了过去。

莫暖面上一喜,不顾一切地大喊,“慕白,救我!救我!”

刚喊完,就被人拖进了包间,关上了门。

“啪!”她还没站稳,就被秃顶男人甩了一个巴掌过来,打得她脸上火辣辣地疼。

“你们这是犯罪!不想坐牢的话立刻放了我!”莫暖拼命用双手护在胸前,红着眼睛瞪向秃顶男人。

她相信刚才纪慕白听到了自己的呼救,她必须拖延时间,等他进来救自己!

“唷呵,巧了,老子还没进过监狱呢,很想进去尝尝牢饭是什么滋味!”男人放荡地说着,做了一个手势,让人放开她,“你们先出去!哥先享用,用完了赏给兄弟们!”

“多谢哥!”几个小弟淫笑着看了一眼莫暖,向外面走去。

门外,长身玉立的男人如同神祗般逆光而站,挡住了几个欲出去的人的去路。

“纪,纪少……”有人认了出来,哆嗦着恭维道。

莫暖瞬时松了一口气,转眸看到男人的瞬间,只觉喉头一紧,鼻子泛酸,眼眶里蓄满了眼泪。

方才面对那几个流氓的调戏,她都没想过掉泪,可现在看到他,却没出息地要哭。

秃顶男人也没敢继续调戏她,上前恭敬地跟纪慕白打招呼,“纪少,您大驾光临,这是有什么指示?”

纪慕白大长腿往前一迈,走了进来,淡淡地看向秃头,“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们,这位莫小姐床上技术太差!不打扰你们了,玩得开心!”

说得云淡风轻,语气里染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莫暖刚回暖的一颗心,像是被揉进了一把碎冰,瞬间凉透,寒得彻骨。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竟然这样羞辱她……

纪慕白说完,才淡淡地看向她,“离不开男人?这么着急出来卖?恩?”

昏暗的光线下,她仍是看到了他眼底涌起来的讽刺和不屑。

“我……”

她刚开口,就见纪慕白勾唇邪肆一笑,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莫暖怔住,他真的就这样走了?

不管她的死活了?

“慕……”她下意识想要去追他,却被身边的一个男人抬手拦住了去路。

莫暖正要抵抗,旁边的秃头骂咧咧地发了话,“住手!一个个都傻逼了吗?纪少试验过的女人,咱还敢玩吗?都给老子撤了……”

“可是老大……”

“可是个屁!还不开门送莫小姐出去!”

莫暖闻言,连忙冲了出去。

纪慕白就是纪慕白,一句羞辱她的话,都可以让这些流氓混混放过她……

第五章畏罪自杀

莫暖去找纪慕白的时候,他已经离开。

拿出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打过的时候,监狱狱警的电话打了过来。

“莫小姐,你父亲出事了,你尽快来人民医院。”

医院?

父亲不是应该在监狱吗?

莫暖心里滑过一抹不安,来不及细问,挂了电话连忙打车去了医院。

匆匆赶到医院,一脸严肃的狱警不忍地看了她一眼,“莫小姐,你父亲今天在监狱自杀,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你节哀。”

狱警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地劈在了莫暖心上,劈得她脑海里瞬间空白。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了一般,拼命摇头,“不可能!我爸爸怎么会自杀!不可能!”

“这是你父亲的遗书复印件,按照规定,我们把原件已经保存。他承认了一切罪行,自杀属于畏罪自杀,他吞下了他贴身戴的金观音。”狱警把一份资料递给她。

莫暖心中一片茫然,颤抖着手接了过来,看到那熟悉的字迹写下的“遗书”俩字,她眼前一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莫暖醒来之后疯狂奔去了停尸间,颤抖着双手揭开了盖在莫安国遗体上的白布。

在看到父亲因吞金而痛苦不堪的面容时,莫暖再也没能忍住,抱住遗体放声大哭,“爸爸,你不要丢下暖暖,不要丢下暖暖啊……”

撕心裂肺的哭声,久久盘旋在太平间上空,让人不忍多听。

工作人员劝了好几次,始终都拉不走莫暖,她紧紧握住已亡父亲的手,谁也分不开。

纪慕白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她狼狈地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手拉着莫安国垂下来的手,整个人茫然无措,只在吃吃地呢喃,“爸爸,你别走……”

男人剑眉微微笼起,走上前去,蹲在她的身边,向她伸出了手,“起来。”

熟悉的低醇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对方传来一样,缓缓刺激到了莫暖的神经,她一怔,顺着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往上看去,刚好和男人冰冷幽深的眸子对上。

莫暖的眼泪再次滚落,激动得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抱住了他的胳膊,“慕白,我爸爸不可能自杀的!不可能!他在法庭上都没认罪,我们已经在找证据了,爸爸绝对做不出自杀这种事的……他一定是被害死的!”

纪慕白剑眉深锁,一直等她说完,才淡淡地道,“他是自己住的单间,没人会害他,遗书已经说明了一切。你需要做的,是接受现实。”

“不!这是现实,但不是事实!”莫暖坚决地摇头,“慕白,我要翻案!”

男人将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来,缓缓站起,冷冷地说,“我来是告诉你,你父亲虽然死了,但他生前欠下的债还在。你是他的女儿,理应替父还钱。”

什么?

她还天真地以为他是来雪中送炭的……没想到,竟然是来落井下石的!

这个男人,果然够狠!

莫暖发现之前疼得撕心裂肺的心竟然没知觉了,她冷笑一声,抬手擦干了眼泪,站起身来,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放心,我爸爸欠你们盛世的钱,我莫暖一定还!”

“那你可要好好活着,努力赚钱!别怂得立刻就去赴你父亲的后尘了!”男人嘴角残忍绝情地一勾,说完转身款款离开。

莫暖只觉一阵头重脚轻,好在扶住了莫安国已然冰冷的手,才站稳。

她不仅要活着,而且要好好活着!

父亲的清白不洗,她没脸去天堂向他老人家交代!

相关:

鹭岛印象电子板报导读栏 板报策划书活动意义 践行社会主义板报 可爱 简单 黑板报 快乐校园黑板报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