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墨尧希舒悠by佚名小说_一世情债换两不相欠

2018-12-12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一世情债,换两不相欠》是由“佚名”所著,主角是墨尧希、舒悠,她几乎是踉跄地走过去,不敢相信半天前还在跟孩子说话的如心,此刻竟只剩半条命。

精彩章节:

那年,他尚未年幼,不慎落水。

她是将军府嫡女,那年随爹爹入宫,酒起落水的他。

为表感谢,他将母妃逝世时留下的玉佩赠她。

自那以后,她时常缠着爹爹带她入宫,其实只为见他一面。

他总是板着一张脸,她就像只麻雀一般在他身边说着这段日子发生的事。

一日,他难得开口,打断了她津津乐道的话题,“日后嫁我可好?”

本应女儿家红脸的话,他却先红了脸。

“好啊。我非你不嫁哦。”

也是那日后,他与她再为见面,父亲训斥,“你个女儿家要顾及名节,成天往那三皇子那跑,成何体统!”

“爹爹若觉得不成体统,那向皇上请旨赐婚便是。”

“荒唐!”

“我不管,此生非他不嫁!”

他爹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一脸坚定的女儿,终是不再说话。也罢。

十年,再相见,宴会上,她出落得倾国倾城,令人心惊。

偷偷溜走,寻着昔日的路去找他,却见他与他人相拥。

心中一紧,轻声唤他,“希哥哥……”

他眼神冰冷,“你是何人?”

“妹妹?”说话之人便是将军府庶出,舒雅。

“姐姐,怎么是你?”

她还在惊愕,舒雅却突然跪在地上哭泣,“妹妹,我知道你是嫡女,我不该跟你抢的。什么我都可以让给你,但希哥哥不行的,我很爱他。”

“我何时与你抢过什么,而且,我更爱他!”

“住嘴!”他轻轻牵起跪在地上的舒雅,看向她的目光如此阴冷。

“希哥哥……”她委屈地唤着。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他低吼。

强撑着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突然泪如决堤,哭着跑开了。

那日,父亲得知此事说要为她讨个说法,她却拦住了,“不要找他,是我自作多情了。”

“也许是他错认了?”

“错认也罢,可我不想要他对我的感谢,我只想要一个爱我的他。”

若誓言只是感谢,不要也罢……

那日,他请旨赐婚,点名要将军府的庶出舒雅。

皇帝已重病加深,点了头权当默认。

第二日,皇帝驾崩,先皇登基。

先皇遗诏,三皇子继位,将军府嫡女为后,不可废后。

大婚前夜,她看着嫁衣一夜未眠,她总算盼到这一日,嫁他为妻。

大婚那日,天空百鸟来贺,盛世情景美不胜收。

她坐在凤撵上,凤冠的珍珠随着凤撵而不停颤动。

他封她为后,封舒雅为妃,人人皆道将军府圣恩百年。

父亲看着她满脸的欣喜,便领旨前去平乱,圣命难为。

帝后相携,帝王身边却还牵着妃子,从未有过

那夜,他睡在舒雅身旁,让她一国之后独守空房,成为他人笑柄三年姻缘,他除了带舒雅过来凌辱一番,便再无其他。

她总以为能温暖他的心,命御膳房准备他儿时最喜欢的御膳。

后来舒雅陷害她,洋装摔倒。

他将她锁在地牢,看着那身华服皱眉,“朕从来不知,心性单纯的雅儿竟有心思如此歹毒的妹妹!”

“为何要锁我!”

“朕曾许诺给雅儿皇后,而你,秉着先皇遗诏非要嫁我,现如今更是让雅儿跌倒,全是你自找的。”

“希哥哥,我只是爱你,这也有错吗?”

“来人,上刑!”他凉薄的话语空荡荡地飘在寂静的地牢。

银针穿入指尖,她痛得满头吸汗,“啊——”惨叫声不止。

那伤口极细,但十指连心,痛得难以忍受。

“你不该这样对我!是我救了你这条命!”她苍白着嘴唇发出满是痛苦的言语。

“事到如今,你还谎话连篇,连你姐姐的醋也吃?”他自始至终都腻着她,看着她受尽折磨。

“来人,仗责五十。”字字绝情。

那些冷酷的字言从男人口中说出,竟是如此让人痛心!心中的某根弦,好似突然被人一扯两段。

那一板一板打下去,没一下好似都要将她打去无边地狱,几次疼得晕厥过去,却又被人用盐水泼醒。

眼皮无力地睁着,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但汗水夹杂着疼痛而出的泪水,终是模糊了视线。

希哥哥,当初那个只对我一人笑的你,在哪里

墨尧希终是吊着她舒悠半条命,就像封后那日在她耳边轻声说得一样,朕会让你看着雅儿与朕如何恩爱,白头偕老。

三年夫妻,她还是输给了墨尧希,一败涂地。

那月,舒雅大病,太医说要至亲之血才能救回。

她以为是他还爱着自己,所以召她入殿。

后来得知是舒雅大病,她宁死不愿输血,却被侍卫按住不得动弹。

虽是不受宠,但皇后这个名号还是无人敢上前放血。

她不曾在他眼中看到一丝犹豫,看着那把锋利的短刀割破手腕,鲜血不断流出,落在碗里,她的心好似也彻底落了空,哀莫大于心死。

她甚至想着,若是此刻能死了也好,到也算解脱。只是,她不甘。

“墨尧希,我的生死,你是否从不在乎?”她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他,令他怔了片刻。

“是。”

她突然笑了,原来,一直都是她在自作多情,也罢,也罢。

本以为血流干了,人也死了,如今睁眼却还是能看见自己寝殿的陈设,不禁冷笑。

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她,心下不忍,道,“醒了?”

她移开视线不去看他,泪顺着眼角落下,湿了一边。

“不识好歹!”

是啊,她就是不识好歹,不然也不会让舒雅钻了空子,也不会非要一个他天气渐渐冷起来,寒冬的风刺骨异常,她殿里却只有一床棉被,没有任何其他的取暖。她这皇后,当得也真是窝囊……“皇上,这天气凉了,保重龙体才是啊。”大太监拿着一件披裘给他。

抬眸看了看外面,今年的雪迟了些,但冷风早已肆虐,她怎么样了。

批阅奏折到一半,脑中全是她倔强的眼神,“去皇后那。”

她站在一树桃花下面,着一身便装,红衣显得张扬了些,却与身旁桃花相得益彰。

身后的宫人看得有些痴了,他轻咳一声,她也没抬眸看他。

身旁的小丫鬟以为她不知皇上驾临,轻轻唤了声,“娘娘,皇上来了。”

“嗯。”

她好似才知道他来了一般,语气不冷不淡,“臣妾恭迎皇上。”

她嫁他三年,从不曾称过“臣妾”二字,如今听来尤为刺耳。

抬步走进她,她却退了几步,眸色仿佛不识眼前人。

气氛僵持着,冷寂异常,宫人纷纷屏住了呼吸。

一声通报打破了这僵局,“边疆来报,大将军打破敌军,尘世子已班师回朝。”

尘世子二字重重击在她心上,当年她高兴地说自己要嫁给墨尧希给尘轩听的时候,尘轩说,若是有一日墨尧希负了她,他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带她离开。

如今,那个少年回来了,阔别三年,他如何了

心下一喜,喜上眉梢,忘记身边还有他便想要带着小丫鬟去见见尘轩。

见她这般兴奋,心下说不出的烦,一把抓住她,“朕不准你见他。”

曾经也听说过将军府嫡女极喜尘世子,情投意合,但谣言终究是谣言,她爱着墨尧希,整整爱了十三年,只是他不知。

“你这样会让人以为你在乎我这个皇后的。”她善意提醒,心却隐隐犯疼。

“朕不爱你,众所周知,何来在乎?”

“正好,我也不爱你。”她口气疏离,直直望进他眼底。

本以为正合他心意,却引来了他的暴怒,他目光逼视着她,“你敢再说一遍?”

她这样说,自己本应庆幸,如今,怎就这么不舒服。

“墨尧希,我舒悠再也不要爱你了。你可听清了?”

她说她再也不要爱他了……心不曾因谁痛过,哪怕是舒雅大病,也不敌从她口中说得这句话。

“朕不允许!”说着打横抱起她走向殿内,一众宫人都知后面会发生何事,无人跟进去。

那日,她在心灰意冷下被他夺取初夜,仿佛一个破败的娃娃,眼神空洞着。

那次以后,他又是一月不曾来看她,听闻宫人说雅妃怀了龙子,皇帝大喜,赏各宫红袄一件,俸禄也多发放了不少。

侍候的小丫鬟拿着红袄不知是穿还是不穿,毕竟这是沾着雅妃的光。

她看出了小丫鬟的为难,“穿吧,你跟着我也受苦了。”

“娘娘,这……”

“没事,我不计较这些的。呕——”

说着捂住胸口,感觉随时都要吐出来一般。

小丫鬟急了,赶忙去请太医却被她拦下,她自己的身体最是清楚,母亲以前说过女孩子怀孕了就回害喜,想来她应是怀孕了。

手也不由自主地抚上肚子,那里有个小生命。

自从有了孩子,她整日都笑着,为了孩子,她强颜欢笑也要笑。

这诺大的宫殿也只有她和小丫鬟,自从得知自家娘娘怀孕,小丫鬟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还总对着肚子里的孩子说话。

那日,小丫鬟如心怕她着凉,想要去库房领些暖炉,却是去了半天也不见人回来。

“妹妹,你这地方好是冷寂。”舒雅怀着已有些凸显的肚子慢慢走进。

她没想搭理,自顾自地忙这忙那。

“怎么每个人给妹妹打扫,是不是你那小丫鬟办事不利?”

舒悠听到这已然觉得有些许不对,难道如心失踪跟她有关“还好,姐姐已经替你教训了这小丫鬟。”

说着身后的太监抬着一副担架走来,如心才十几年华,此刻却浑身是血地躺在那里,嘴中的血因过于浓而显得黑了些。

她几乎是踉跄地走过去,不敢相信半天前还在跟孩子说话的如心,此刻竟只剩半条命。

如心的舌头被割了,眼睛也被戳瞎了,手指上几乎能见到骨头,身上也无一处是完好的,她才十几岁啊“如心,是我。”她颤抖着声音说着。

如心的反应突然猛烈起来,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啊啊啊地叫个不停。

她握住如心的手,感觉如心想要说什么,如心在她手心写了两个字,她这才知道如心遇害的原因。

急着想问为如心报仇,她突然站起身想要掐住舒雅,而舒雅身后的太监将她制住,舒悠除了恨自己无能保护如心,更恨自己瞎眼非要嫁给墨尧希才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见舒雅突然倒在地上,血慢慢流出,嘴里还大喊着“孩子,孩子!”

“**!”墨尧希一脚踢开舒悠,抱起舒雅就走。

“传太医!太医!”太医院所有人都跪在地上。

一份抢救后,舒雅是保住了,只是孩子没了。

龙德殿中,他温声安慰舒雅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宫外雪下得很深,舒悠就这样跪在殿外。

大太监将话传给墨尧希,“皇后娘娘一定要为丫鬟如心讨个说法。”

“荒唐!”他大步流星地走向屋外,带着浑身的怒气。

雪已纷纷扬扬落在她的肩头,她就那样不卑不亢地跪在哪里,眼神有些失焦,却在见到他的刹那重聚光辉。

“臣妾今日就是要为如心讨个公道。”

“雅妃那么善良,岂会害你一个小宫女?”

“墨尧希,你应该是个瞎子!如心死得那么惨,死后被扔在乱葬岗!贫什么!”

“我还没治你谋害皇嗣的罪,你倒来栽赃雅妃!”

“她根本就没怀孕!何来谋害!”她明明哭了,语气却还是那么强硬。

强压下心中不忍,但想到舒雅失了孩子差点死去,他就恨不得杀了眼前的女人“你要跪,就跪到天亮吧。传朕旨意,皇后失德,打入冷宫。”

她仰着头,努力想让泪水回流,但好像真的止不住失望与痛心。

“报,大将军返京途中突遭敌军埋伏,全军覆没。”

里面来报的侍卫声音极响,跪在殿外的舒悠心中最后一丝念想也顷刻瓦解。

不顾形象地冲进殿内,“我父亲怎么了?你说我父亲怎么了!”

一夜之间,她失去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如心和百般疼爱自己的父亲,真是讽刺啊……“墨尧希,如果这就是我爱你的代价,那我绝对不要再爱你!”她笑了,但却笑得那般绝望,曾经盈满爱意的眼神此刻只有冷漠与失望。

他只是愣在那里,听她说完这句话心疼的难以忍受,直到她疯了一般跑出去,他也浑然不知。

冷宫里荒草杂生,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终日哼着童谣,现在唯一能撑着她活下去的,估计也就是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了。

“孩子,不要怪母亲自私,给不了你一个爹。”

期间内墨尧希也来看过她一次,但被她忽视,自觉没趣便也走了。

那日舒雅来这,“妹妹,你看你都瘦了,爹爹看了可是会心疼的。”

“爹爹走了你就一点也不伤心?”

舒雅突然捏住她的下巴,“舒悠,从小到大,你都是将军府的掌上明珠,你受先皇喜爱可以随意进宫,你还长得那么好看,连想娶你的人都挤满了京都,在你的光环下我永远是个庶出,我再努力也得不到爹爹一句赞赏,而你哪怕犯个错爹爹也说没事。贫什么!所以我就让人在路上设了埋伏,然后爹爹就死了呗。”

她惊愕地看着因为嫉妒而有些狰狞的舒雅,爹爹对他们两个都是一样的啊。有吃的爹爹会让她给姐姐留一份,说要学会分享,外出打仗礼物也从来都是双份。

“可是啊,你是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救过墨尧希的?我听到了你和爹爹的对话,而皇上一直认为我就是那个救他的人呢?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事,就是让你痛不欲生!”

“我已不在乎了……”她淡漠地看着舒雅,如果可以,她真想杀了舒雅,看看这颗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但她不能,她不能在此时此刻出事,她还有一个孩子没出生。

好在她因营养不良看不出来肚子,不然真不知如何瞒住舒雅。

当天晚上,墨尧希还在与舒雅一起用膳,突然听到外面动静很是慌张。

“怎么回事?”

“启禀皇上,冷宫失火了。”大太监着急忙慌地回答。

(失火了)三个字一直撞击着墨尧希的精神,她呢,她怎么样了忽然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跑向冷宫,那火势滔天,好像一条火蛇吞噬着冷寂的宫殿,明明是雪夜,此刻却没有一片雪落下。

他不顾火势蔓延,毅然冲向火中,四处寻找终是找不见那瘦弱的女人。

等到火势彻底扑灭,那场雪才飘飘洋洋地落下,席卷了整个皇宫。

“皇上,皇后娘娘她……”大太监身后跟着四个小太监,抬着一具烧焦的尸体过来。

“不会的!朕没允许她死,她怎么可以死了的!”看着那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墨尧希的心好似也死了一般。

“娘娘死的时候,好像没有半点挣扎,是在桃树下被人发现的。”

没有半分挣扎么,到底是有多绝望,才会一心求死……墨尧希,她那么爱你,你怎么忍心……

“墨尧希,我舒悠再也不要爱你了。”

“墨尧希,你应该是个瞎子!”

“墨尧希,如果这就是我爱你的代价,那我再也不要爱上你!”

记忆中关于舒悠的所有全都格外清晰地涌来,她嫁给他三年,从来只唤他希哥哥,连名带姓地叫他却只有三次,这三次她到底是有多绝望。

舒悠的死成了宫里的禁忌,没有人敢提到已逝皇后的任何,生怕触了天威逆鳞,祸及全家。

之后的几天,墨尧希总会来舒悠曾住过的宫殿代会儿,一呆便是一个下午。

将那里划了禁区,宫女来整理东西时不慎将舒悠的妆匣掉在地上,那枚玉佩安静地躺在那里,他怎么会不认得?那是他母妃送的,后来他送给了救她的女孩。那时他便下了决心,日后定要以江山为娉。

只是,这玉佩不应该在舒雅那吗

轻轻地捡起玉佩,看到地上散落的几页纸。

今日我救了一个人,他长得好可爱,他送了我一个玉佩,我好开心。

今日我去找他玩了,他总是不说话,是不是不开心呢,那我就逗逗他吧。

那页纸上全是儿时她的回忆。

又往后看了余下的纸。

今日我看到希哥哥和姐姐抱在一起,我好伤心,他说过要娶我的。

今日我要嫁给他了,先皇赐婚,我总算等到这一天了。

大婚了,封后大典很盛大,但是他牵着姐姐的手,那我算什么?不过没关系,我爱他就够了。洞房花烛夜,母亲说是女孩子一生最重要的时候但他没有来,他现在应该和姐姐很开心吧……中间断了几天,想来应是她被他关在地牢用刑的时候。

我在也不要爱他了,他居然强迫我,他从来不爱我……信到这里就终止了,信纸在他手中攥得很紧。

当年到底是谁救了他,答案已然呼之欲出,不会的……他不会认错的……“雅儿,当年你救朕,朕送你的金镯子还在吗?”

“啊,在啊,臣妾一直保存得很好呢。”被他问到愕然,但很快便被掩饰了去,她哪里知威新叁伍叁玖玖贰贰肆壹道当年墨尧希送的其实是快玉佩。

眼神慢慢冷下来,“你好大的胆子!敢骗我!”

舒雅吓得立刻跪了下来,“臣妾不知所犯何事。”

一脚踢在舒雅身上,舒雅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又卑微地抓住墨尧希的龙袍。

“当年救朕的根本不是你!”

舒雅拼命摇头,“是我,是我,是我救的陛下。”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