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奶猫不想当万人迷_谢恬沈浩文小说在线阅读

2018-12-13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奶猫不想当万人迷》是一本耽美小说,作者是南笑畔,小说的主角分别是谢恬沈浩文,主要讲的是他们之间的故事,谢恬是名快穿新手。这次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他的任务是扮演各色性格的受,攻略各种渣攻,然后再狠狠地反虐回来。

?

第一章:不推荐看这个世界

【不推荐观看01世界,与文案的梗非常非常不符合。要看看02世界】

【不推荐看这个世界。】

——————————————————————————————以下是02世界三百字试读,喜欢的直接跳到十三章。

[叮——01世界,已完成。获取经验值一百,补偿透支经验值九十七,现在余额为经验值三,可换成三株猫薄荷。]

谢恬睁开眼睛,晾入眼帘的是窗外飞逝而过的飞船,和漂浮在半空的空中建筑物。

这是一个星际世界。

在这个世界,猫已灭绝了近万年。近期,科学家们从琥珀里提取出猫的DNA,并成功复活了猫咪。

但不知是哪条DNA组构建错误,复活的猫咪——好像什么也不吃,再次濒临灭绝。

帝国为了找到猫愿意吃的东西,让公民们在官网上提出建议或猜测。

谢恬看了看大家提出的建议,不是给猫咪吃青菜,就是吃水果……谢恬:…………

可爱的小猫猫,怎么可能会吃这些东西呢?

谢恬的光脑恰好启动着,他在系统的指导下,在官网提交了建议。

【试试看脊椎动物亚门里的海洋生物?鱼。】

——————————试读完毕——以下01世界开头——谢恬理了理衣摆,重新把要露出来的猫尾巴,塞回了腰裤里。随后他端起酒盘,小心翼翼地端到坐在酒吧沙发上的青年。

昏暗朦胧的灯光下,他隐约地看清青年的面庞,鼻梁直挺,深邃英俊。这就是他这次任务的目标,沈浩文。

沈浩文也同样注意到身为服务员的谢恬。谢恬皮肤很好,即使被昏黄的灯光照映着,也呈现出与常人不一样的白净。想让人下手去……他眯起眼,扬起下巴,朝谢恬勾勾手指,“服务员,过来。”

——谢恬是名快穿新手。这次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他的任务是扮演各色性格的受,攻略各种渣攻,然后再狠狠地反虐回来。他的身份也不同于常人,他本体是只猫,这会使他根本体会不到人类渣攻的感情,能做到更好的完成任务。

这次的原主是名善良却有点胆小的哑巴少年,医科大学毕业。但因为自己是哑巴,没有医院愿意应聘,只能出来打零工维持生计。他的后半生是被渣攻当成白月光的替身,玩弄欺骗,原主还付出了真心和一切。

到了最后,真相毕露,再加上心爱之物的失去、喜欢的人的藐视、身为哑巴的自卑……让他割喉自杀。

他要做的,是化成听话、却有善解人意的温柔少年,感化恶劣的渣攻。

谢恬耳朵尖有点红,走到目标沈浩文面前。沈浩文近距离地打量着谢恬,他才发现这名少年,竟然和那个人长得那么像,只是年龄相对而言比较小,眉眼间透着温软。

这正和他意,他喜欢乖的。

……沈浩文强忍住内心的激动,递过去一张纸,道:“……可以留个电话不?”

谢恬第一次被人这样搭讪,绯红从耳朵尖蔓延到脸颊,他支吾着,两手在衣摆搓来搓去,他在纸上划了两行数字和一行字。

沈浩文看了谢恬写的字,乐呵呵地笑起来,眉眼弯弯,好看极了,“原来是位小哑巴呀,没事,我还是喜欢和你做朋友。”

一个不会多话的替身,完美。

谢恬内心激动。

喵了个咪! 目标上钩了!

…………

酒会结束。谢恬领了一天下来稀薄的工资,回到出租屋。

他按耐不住兴奋,站在镜子前,边换衣服。边召唤起系统。

[铲铲!我,我勾搭到了目标!我果然不比那些人类宿主差吧?!]谢恬说罢,还不忘骄傲地扬扬下巴。脸颊红红的,没有束缚的猫尾巴摇来摇去,耳朵也不忘抖几抖。

[……]

[……]

谢恬保持自己这个扬下巴的动作半分钟,眼睛得意地眯起。之后他忍不住,拉下喵面子来,小小声地问道:[不是……完成了任务,就有喵薄荷的喵?]

[完成全部任务才会根据渣攻的渣值,来给予一定的猫薄荷。]

喵喵喵?!!竟然敢骗小喵喵?

谢恬有一瞬间的懵逼。随后他哼一声,爬上床,用被子蒙住自己。只剩下一条尾巴在外面晃来晃去。

[呀,你睡觉得穿上衣服啊,再不济也要穿内裤,你现在是人,不是猫。]

系统沉稳的男声在谢恬耳边响起。

不过对于猫谢恬来言,只有说出给他吃的声音,才是好听的。

谢恬的人形虽然已经接近成年,但猫体还是只奶猫。奶猫很容易就睡着了,谢恬已经听不到系统说话,睡得很香。

系统笑了笑。

当时所有系统找的宿主都是强大、高智商的人类。他本来也想这样,但那天他在草丛捡了一只被雨淋湿的小奶猫,小奶猫把他当做妈妈了,爪子紧紧攥着他的衣袖不放。

一把小奶猫放下来,小奶猫就可怜兮兮地朝他叫,要抱。

次日。谢恬醒来,收到了沈浩文的短信,约定在一家高档咖啡厅见面。

谢恬到卫生间里洗去自己的满嘴猫毛,然后小口小口地吃系统给的化毛膏和自己做的麦片。他老喜欢在睡梦中含着自己的大尾巴,吃得满嘴毛。

过后谢恬让系统把自己的猫耳朵和尾巴隐藏起来。系统告诉他,这次渣攻可能会要求他上床,不把猫部件隐藏起来不行的……当然,如果任务处理不好,作为惩罚,整个人会变回猫一段时间。

谢恬不太懂上床是什么,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出了门。

沈浩文在咖啡厅等待他已久。他不能说话,只能在手机上打字。

少年一身干净利落的打扮,白色衬衫,灰色牛仔裤,运动鞋。素黑的短发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嫩,眼睛像猫儿一样大。

沈浩文挑起唇,好像啊……真的好像他……

咖啡上来了。两人不说话也很尴尬。沈浩文看着他随身带着一本关于医科的书,好奇地问了问:“你怎么带这样的书?”

谢恬迅速地在手机上打出字,“我是医科Z大学毕业,但因为是哑巴,招聘不到医院。太久没有实践和复习了,我……怕自己知识会遗漏,所以想趁等咖啡的空闲时间看看书。”

“双一流大学的医学生啊。”沈浩文心想怎么下一步发展,慢慢把少年以恋人身份纳入自己手中,做一个听话,不知真相的好替身……“我家有人在医院工作的,我可以帮你弄,你不去当医生,浪费了。”

谢恬惊讶地睁大眼睛,墨色的眼瞳衬着阳光,一闪一闪的。随后他清脆脆地笑出声,在手机上写道:“真的吗——?会不会不好意思?如果可以的话,真是太谢谢你了!当医生一直是我的梦想!”

“当然可以呀。徒手之劳”沈浩文无意瞥见他细瘦的颈脖,很白。……如果可以,他想马上搞定谢恬。

两人在咖啡厅聊到中午。然后沈浩文又宣称自己家离这里很远,想到谢恬家做客,想吃谢恬做的饭。

谢恬为了任务,自然而然地答应了。

谢恬带沈浩文去买菜,他不忘问沈浩文喜欢吃什么。

这是招待客人的基本礼仪,系统教他的。

沈浩文表示想要几瓶烈酒,其他随便。于是猫谢恬连眼都不眨地去买了好多鱼。

谢恬能做各种以鱼为食材的菜,一学就会,也许是猫以生俱来的天赋。麻辣红白水煮鱼,香菇火腿蒸鳕鱼……沈浩文来到谢恬的出租屋没一会,菜很快就出锅了。

少年在厨房忙得满头大汗,衬衫差不多被汗水和洗碗水浸湿,过分纤瘦的腰肢一览无余。

吃饭的第一时间,沈浩文就把倒好的烈酒端给谢恬。为了让谢恬放松警惕,和他闲聊了几句。

“你家是不是养猫了?沙发上猫毛不少。”

谢恬耳朵尖有点红,自己喜欢在沙发上窝着睡觉……他点点头,用手机打字:“是的,是一只长毛蓝眼睛小白猫,但它现在出去玩了,看不到它。”

“它喜欢吃什么零嘴吗?我可以给它买。”

喵!谢恬一下子就兴奋了,刷刷地打出几行字,“它爱吃猫薄荷、小鱼干、猫奶糕、妙鲜包……它很可爱!会喵喵叫!像只毛茸茸的团子!同时也很贪吃,一餐要吃三条大鱼和一大块猪肝鸡胸肉!”

得不到投喂的谢恬实在不要面子了,尽力地把自己夸了遍,还顺便提一句自己能吃,好让对方带更多喵零食给自己。

“好可爱的猫呀。不过我不知道猫薄荷是什么,其他我都买……”

[宿主,这个世界没有猫薄荷。猫薄荷只能靠完成任务来攒取。]

[!!喵你个猫奶奶!你这是虐喵!]

谢恬默默地在心里挠了系统一爪子,

[你没吃过美味的猫零食,根本不知道这些有多好吃,堪比人间美味!!]

谢恬哼一声,继续打字,“是的!!他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猫!梦想是得到全世界人投喂的猫零食!”

他完全察觉不到自己的脸红成苹果,为了填饱肚子,夸自己一下,也不算贪心吧,毕竟猫猫那么可爱,多要点吃的,也无罪。

谢恬的脸红消不去了,手不好意思到不知往哪放,差点连猫部件都要给冒出来。

他为了转移注意力,瞥见沈浩文随意放在餐桌上的钱夹,钱夹里有一张照片。

是一名青年。和他长得很像,只是年龄比他稍大两三岁,气质也比他清冷成熟很多。

喵了个咪,这谁?

过后两人越聊越融洽。沈浩文很自然地以交友酒之名,骗谢恬喝下一大瓶烈性酒。

少年果然耐不住酒,更何况是下过春/药的酒。他很快就软绵绵地趴在沈浩文怀里,睡过去了。

沈浩文细细端详起睡着的少年。浓密的睫毛,白到接近透明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的五官……沈浩文再也忍不住,把谢恬当做了那个人。他慎重地脱去谢恬的衣服,把谢恬抱上床,深深地吻了下去……猫他不是真的感兴趣,他也不是真的想和谢恬聊天、交朋友。他只想要谢恬听话的肉体,……他正要行事,却接到了来自家族那边的电话。他瞥见来电显示人的名字,皱皱眉。

第二章:超级凶的小哑巴02

打电话的人是自己的大哥。沈浩文这才想起,他的大哥今天回国。八成是看见自己没在家,才打电话——他挂断电话,开了飞行模式。继续行他的事。

他丝毫意料不到,他那个冷淡禁欲的大哥,会成为他未来感情之路的拦路虎。

一夜将至。

谢恬醒来,床边的人已经消失了。虽然系统昨晚把他的痛觉屏蔽了,但他仍大概明白目标对他做什么。

日你个仙人球。

[叮——目标沈浩文好感值 10]

谢恬一翻身就看到床头摆着一大袋塑料袋的猫零食,和一份类似应聘书的文件。他没有第一时间去翻文件,而是把那袋猫零食,仔仔细细地倒在床上,清点起来。猫奶糕……妙鲜包,猫饼干……他把一半猫零食揣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里,随后他又在空气中撕开了一个黑色的小口子。

这是系统安排给他的私人空间。在位面世界里获得的物品,都可以存放在里面。当然,系统是不会看到他存了什么东西的,一旦打开了私人空间,他的动作都会暂时被屏蔽,系统看不见,直到空间关上为止。

谢恬把猫零食都塞巴塞巴地丢进小口子里。

这些猫零食,不是他吃的。是他要给系统吃的。

谢恬觉得猫零食是全世界最美味的东西,他想和他最喜欢的系统分享。奈何系统没有实体形态。

他听说,只要全部的位面世界任务完成了,就能见到系统了。到时候系统就能和他一起尝这些美味。那么好的系统,不尝尝猫零食,是天下第一大可惜。

每个世界……都攒一点点……

谢恬鼓着嘴,扳起手指头算,等见到系统时,估计就有好多猫零食了……喵,里面还有一些好苦的化毛膏,系统给的,但不想吃,就偷偷丢进去,不知道系统会不会发现……谢恬把小口子关掉,关后不忘叨一句,全宇宙最美味的东西,还是属猫薄荷!

系统你知道喵的愿望没有~!

折腾好一段时间后。谢恬才收拾完塑料袋,拿起文档看。

沈浩文应诺帮自己找到了医院。一家不算太远,不大不小的医院,职位并不是在帮人看病的坐诊医生,而是放射科的,即使这样,谢恬已经很满足了,自己是哑巴,肯定不方便帮人看病……上班时间在明天。

谢恬推开门,发觉沈浩文没走,在外面准备午餐。谢恬抱着文档一脸感激地走到外面,悄悄地拍了拍沈浩文的肩,朝他甜甜地笑了笑,笑容呈得有点不自然。

笑屁笑本喵??喵我其实想一猫爪打过去!

[忍住。小猫。]系统喃喃道。他上次听另外一个系统说过,那个系统找了只泰迪变人当宿主……最后…………沈浩文停下手中的活,转身道,“醒了?洗漱吃饭吧。外卖已经送到了。”他看着谢恬天真的笑容,八成是还没反应过来,没察觉到自己已经把他……真是太单纯了,还是昨天自己动作太轻了?

昨天少年的姿色,真是太美味了……

谢恬很快洗漱完毕,过来和沈浩文就餐。

少年吃起饭来很安静,像小猫吃食,吃得少,没有一点声音。清晨的阳光与他蓬松的碎发交织,想必触感一定很暖很软。他吃完饭,脸却不知怎么的红了,半晌,他才在手机打下字,“沈先生,为什么……我身上突然多了好多红斑青痕。”

被谢恬发现了。

沈浩文神色纹丝不变,他摸了摸少年忐忑不安的脸颊,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蚊子咬的?待会我给你抹点药。”

他可不能一下子就告诉谢恬实情,他要慢慢来,用恋人身份把谢恬勾到手,没有协议,没有金钱,只有深情。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少年并不是全哑,呻/吟声是可以做到的。一个不会多话,只会为自己发出美妙歌声,听话乖巧的小替身,就这样到手了。

沈浩文拿来药水给谢恬擦身,谢恬乖乖地躺在床上,脱下上半身的衣服。白皙皮肤与暧/味的吻/痕相互交织,谢恬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诱/人。

男人粗重的呼吸喷洒在谢恬的脸颊。

谢恬:??你算哪根小鱼干?一股烟草味!

很久,他才听见沈浩文一字一顿,沙哑着嗓音道:“其实……谢恬……我当时并不是想和你交朋友……我想和你交往,……”情场高手沈浩文情话说得很溜。“我喜欢你,第一眼就喜欢你。”

谢恬假装瞪大眼睛。

逼自己回忆,他长那么大,男孩女孩都嫌弃他不会说话,家里穷,没有一个人喜欢他……但……这真的太突然了,太智障了。

就算他对沈浩文有再多好感。第一反应让谢恬使劲地摇头,摆手。

“你要的,我都有。”沈浩文握住他冰冷,白软的手,“我现在不是帮你找到了医院吗?你真的不感激我一下吗?”

也是,自己起码要感激他一下下呀,但自己能有什么感激他呢?

谢恬都快被自己的奇思妙想感动哭了。

“我要求的感激不多,做我一个月恋人就行。”沈浩文眼睛眯起,眼睫低垂,神色里夹杂着请求之意。

谢恬犹豫不决,心想做一个月恋人也不会吃什么亏,更为了感激沈浩文。单纯的少年把透红的脸埋进枕头,脑袋稍稍点了点。

要不是为了系统和猫薄荷……我一拳打飞你这个小饼干哦……!

[叮——沈浩文好感知 10,现在为20。]

沈浩文和谢恬在床上亲呢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他一离开,谢恬就立刻炸毛了,到时间失效的猫部件,全都一个个冒出来,毛无一都是炸开的。

————

时间飞逝。

这段时间沈浩文尽力用最温柔、耐心的方式去对待哑巴少年。他差点误以为他们俩真的是情侣。

中午,谢恬坐在明亮宽敞的办公室里,打开沈浩文给自己做的盒饭。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含满温柔与激动。

沈浩文人真是太好了。好到他想揭穿沈浩文替身和白月光的事。

盒饭是标准的三菜一饭一汤,水红的番茄点缀着炒蛋,香气十足的淮山玉米排骨汤……谢恬一点都不漏地吃完沈浩文亲手给他做的饭,心满意足地继续下午的工作。

下午工作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期间谢恬又收到沈浩文的短信。

他除了告诉谢恬要意休息之外,还说,他想找到治好谢恬嗓子的方法。 治嗓子,一直是谢恬最大的原因。嗓子好了,他不再被人排斥,有更大的舞台,人际等着自己。

谢恬感(作)动(呕)到不知道回什么,只好回了一个谢谢。

今天下班下得有点早,谢恬想不告诉沈浩文,给对方一个惊喜。

他搭出租车,直接去往沈浩文住的大庄园。今天是沈浩文哥哥回国的日子,家里准备了很丰盛的晚宴,沈浩文拉上几位狗虎朋友和谢恬,一起参加晚餐。

谢恬没见过有钱人的生活,庄园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大了——他小心翼翼的,生怕踩折一根草。一路下来,谢恬紧张到浑身都是汗。他不敢进屋,在附近转悠,最终他在一座小亭子里看到沈浩文和他的朋友们。

他离亭子很近,能清楚地听见他们熙熙攘攘的讲话声。

“你的小哑巴替身怎么样啦?听说你要花大价钱帮他治嗓子。”

沈浩文: “不瞒你说,沈浩文我昨晚成功睡了他,那身姿那腰段——治嗓子?我只是哄哄他的,我可喜欢他哑巴样了,乖乖的。只能发出呻/吟……”

第三章:超级凶的小哑巴03

谢恬听到这些话,假装慢慢地明白了沈浩文真正的目的……他只是小哑巴,不是大傻子。而且………沈浩文说要帮自己治嗓子,是假的。不过也是,外人不可能花大价钱帮自己这个小哑巴的。

他转过身,悄悄地往后跑,想远离这里。

“谢恬,你去哪里——”

少年刚跑到庄园大门,纤细的手腕被重重拽住。

沈浩文把他往回拉:“你去哪里?晚宴要开始了!”

谢恬假装忍住心头涌上来的委屈和膈应,点点头。

碍于沈浩文给他找了医生职位,并要去他感激自己的事,他不得不耐着性子不揭穿这件事,继续和沈浩文待着。

当医生……真的是他毕生的梦,而且,打点零工,根本不能让他吃饱。

等他有了条件凭自己的力量找到医生职位,他就想立刻把现在的职位辞了。

[叮——沈浩文好感值加5,现为25。]

沈家的客厅也大得很。长形的宴席摆满各种洋溢着香味的美食。

沈浩文亲密地搂住他的腰。谢恬往后缩了缩脖子,想躲开沈浩文的亲密。裤子里的尾巴也厌烦地卷成了一团。喵……谢恬逐渐厌恶和沈浩文一起的每一秒。不但剧本里是这样写的,真正的谢恬也在讨厌沈浩文。

谢恬的心思很简单。

虽然他不太会分辨人类感情,但他还是会懂得哪些该做和不该做的。现在沈浩文做的,全都是不对的事。况且他身为猫,忍耐度就那么一点点,他已经要炸毛了。

他匆匆吃完饭,想借出去散步为由,离开这里。没想到沈浩文也放下碗筷,带他回房间,作势要一起睡。

谢恬睡不着。他想离开这个房间,即使在外面待通宵,他也愿意。

沈浩文睡得很熟,谢恬蹑手蹑蹑脚地离开未锁门的房间。

别墅走廊点着灯。谢恬摸索着走路。可惜他没走多远,就撞上一个宽厚怀抱。

“ 砰——”玻璃摔碎的响声,滚烫的咖啡随之溅了谢恬一身 。

谢恬慌乱地抬头,是一名陌生青年。沈松渊。喵豁……渣攻的哥哥?

沈松渊弯腰捡起摔成两半的玻璃杯。并柔声向少年道歉。

他借着月光,发现少年很狼狈,就轻声问道:“你是沈浩文的朋友?你衣服都湿了……用不用来我房间换件新的?”

谢恬点头。终于不用和沈浩文待在一起了!

谢恬从没见过!沈浩文那么卑鄙无耻的人类!面对小猫猫!不应该以真诚的心来爱护吗?

沈松渊带谢恬回自己的房间,给对方找了一件新睡袍。他也是这才发现少年是哑巴,少年半夜睡不着,出来走走。

他没有多说话,给谢恬煮了一杯热牛奶。

谢恬刚坐上沙发,就看见一只团子从随意放置在沙发上的毛巾里钻出来,是毛茸茸的小奶猫。

沈松渊继续埋在笔记本电脑前忙活,并淡淡说了句:“这是我回国时在外边捡的小奶猫。”

谢恬小心翼翼捧起奶橘色的小奶猫。

[铲铲,快出来!有猫!!]他太久没见到自己的同类,以至于把他激动到连一向要学会隐藏,安静的尾巴尖,都轻轻晃动起来。

猫是淡淡的粉橘色的,眼睛没完全睁开,捧在手里热乎乎的,软绵绵,像团小棉花。

他得到沈松渊喂猫的允许后,就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几根木天蓼 。

小奶猫闻到气味,立即软乎乎地凑上去,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起木天蓼,白手套紧紧扒拉着木天蓼。它鼻子有点红,发出呼噌呼鸣的绵软声,热气喷洒在谢恬手心,痒痒的。

奶猫眦溜眦溜的口水声和木天蓼独有的诱人香气。弥漫在房间。

谢恬竖起隐形的猫耳朵,要悄悄的,防止系统发现他在偷听,偷听系统有没有咽口水。木天蓼和猫草是次于猫薄荷的美味。

我这样强大的小猫猫都忍不住的猫零食,系统不可能不沦陷!

如果系统吞吞口水了,自己会马上向他夸木天蓼一千种美味,让系统疯狂羡慕自己,然后一同沉沦于猫零食!!

甚至还会抱自己的喵大腿!!求介绍好吃的零食!

喵了个咪,太完美了!

等小猫舔累,头一点一点地睡着了。系统那边仍是没任何声音。

谢恬缩缩脖子,尾巴有些垂头丧气地缩成一团。

系统一定是只拖家带口、饱经风霜、不为外界所动摇的老雄猫,——不过绝对不可能是橘色的老雄猫。

谢恬生而为猫,小时候接触的也都是猫猫,对人没有多少概念。对于没见过实体形态的系统,他也自然而然地把对方当成同类他歪歪头,喵零食这种东西,在超级可爱猫猫的暗示下,不可能不会一点表示都没有的。

谢恬越想越苦恼,不过渐渐就犯起困来。很快他也像舔完木天蓼的小奶猫一样,脑袋靠着沙发,一垂一垂地打瞌睡。

沈松渊也刚好做完项目报告。他摘下金边眼镜,转头看向身后的谢恬。

少年的睡颜很干净、温暖,长睫微微颤抖,脸颊有淡淡的绯红,衣领半脱半解,露出内里洁白的颈脖和锁骨。被落地灯蒙上层黯淡的金边。

沈松渊顺手给少年盖上层厚厚的空调被,调高了点空调温度。

……真是没有一点戒备心,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被沈浩文欺负。

沈松渊作为一家之主的他,始终不肯让刚成年的沈浩文搬出去住,尽管对方一求再求。

他怕沈浩文会在外面乱来

另一边,谢恬边做梦边咬着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猫尾巴尖,吃了一嘴毛。

还好沈松渊上床睡觉了,要不铁定会被看见。

系统动用自己的资金,买了隐藏剂,把谢恬的猫尾巴暂时隐藏起来,免得被发现。

尾巴被隐藏了,谢恬抓不到尾巴,生气似的喵呜几声,然后又迷迷糊糊地倒头睡去。

——————

沈浩文在睡梦中,想习惯性地抱住那个柔软、温暖的身体。

他理所当然地摸到带有点褶皱的空床单。随后他迅速察觉到了什么,反应性地睁开眼睛——

第四章:超级凶的小哑巴04

谢恬在沈松渊房间里一觉睡到天明。沙发旁边的小桌子摆着早餐,和全新的洗漱工具。他揉揉眼睛,……发觉睡在自己怀里的小猫团子不见了。

“喵~”小奶猫见少年醒来在找自己,立即从毛线团旁边窜到他身边,抬起头,大眼睛闪乎乎的。

早餐是吐司面包、麦片、牛奶。洗漱完毕的谢恬,也给自己开了盒奶糕,和着早餐一起吃。

[不行,你得吃化毛膏。我把在系统商店买好的化毛膏,放到你背包里了。]系统道。

他命令人喜欢压低点声音,再加上他声线本来就很磁性,给人不少威慑力。

[……喵!]谢恬气恼地喵一声。

等有机会,就把一天天攒下的化毛膏——塞进小空间里!然后见面时,就可以一管一管地把化毛膏挤进系统的嘴里!让他尝尝化毛膏多么难吃!

谢恬什么零食都爱吃,唯独不爱吃化毛膏,长长一条,虽然闻着甜,但吃起来酸酸腻腻,不好吃。他忍不住想,要是系统吃过化毛膏后,——会不会一脸内疚心疼,后悔为什么要给可爱的猫猫喂那么难吃的东西!

谢恬一边拿着化毛膏,伸出舌头尖舔,一边在胡思乱想。小奶猫闻到化毛膏的香气,喵喵地蹭着谢恬要吃,湿软的肉垫扒拉着他白皙的手臂。

他把化毛膏伸到奶猫嘴边,让奶猫舔舔。

“喵——!”奶猫稍稍舔一下,便炸着毛瞪起谢恬来。

[铲铲!看到没!!你这是在虐猫啊!我也是猫!]

[……难不成,你想肚子里的毛多,肚子疼吃药?乖,听话。]

[……喵……]谢恬瘪了。哼……

谢恬听到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立即安安分分地吃起早餐。

沈松渊没有离开房间,他刚洗完澡,下半身围着件浴袍,水珠顺着健壮的腹肌往下滑,流过人鱼线,消失在隐秘之地。

谢恬淡淡看一眼沈松渊,就别开了视线。他现在庆幸的是,如果沈松渊再晚点出来,他会和同类小奶猫,喵喵喵呜呜地唠叨自己这几天经历的事……被听到的话,超级超级尴尬的。

“早安。”没戴眼镜的沈松渊显得温柔很多,他眯起眼,笑着朝谢恬打招呼。

沐浴在阳光里的少年笑了笑,露出两颗白净的小虎牙。

但下一秒,谢恬就被扎扎实实地吓一跳。

紧锁的房门突然被踹开,巨大的响声使谢恬差点没喵出来。

门外站着的是沈浩文。青年头发很乱,穿着满是皱褶的睡衣,眼眶挂着浓浓的黑眼圈,眉心是挥之不去的深深戾气。

沈浩文找谢恬找了一夜。

沈松渊赤/裸着上半身,谢恬被咖啡弄湿的衣服没干,只能穿一件过大的睡袍,纽扣没扣好,白皙的身体半遮半掩,锁骨往下半寸的风/光一览无余。沈松渊和谢恬,不免有点像一夜过后的情侣。

沈浩文想现在就揪着谢恬回去,撕了衣服,看少年哭,质问少年。然后再把对方锁在房间里……谢恬可是他的玩物。

沈浩文扯起嘴角,道:“谢恬,你昨晚怎么不回去?跑到我哥房间来干什么? ”

少年被缩在沙发角落,不吭声。

沈浩文几步向前,抱起他,离开房间。说实话,他就是怕这个玩具发现真相,跑了。

沈松渊莫名地觉得两人不太对劲……

————

谢恬被抱回沈浩文的房间。假惺惺地叹出一口气,“你知不知道我昨天多么担心你,怕你有危险,我真的好想你……我爱你。”

少年蒙着被子,露出张惨白的脸。

沈浩文越是对他好,他就越假装想起对方对自己的欺骗,想起自己是对方的……宠物?玩具?喵了个咪。

还好,小替身还算听话的。

“你吃早饭了没有?”沈浩文怕吓坏小替身。便话锋一转,“别饿着了。”

谢恬哆哆嗦嗦地点点头,表示在沈松渊那里吃了。

沈浩文没有多想。随后提出他待会要出去和他那些朋友聚聚,得让谢恬待在房间一会。

“别怕。无聊了,我柜子里有游戏机。”沈浩文温柔地抱住他,带有点威胁性地命令道:“我中午回来,我必须看见你洗好澡,换衣服,躺在床上等我,乖乖的,知道没?”

“……”

谢恬死死盯着沈浩文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喵喵喵!这什么人呀?!

我可是喵!以为喵哄哄就能听话了?!

谢恬差点想放弃做任务,直接暴露喵喵的本性,贪吃、霸道、娇气、暴力……吓死惹人厌的目标去!!谁怕谁?!

他蹦下床。从一楼窗户翻窗出去,并默默鄙夷了沈浩文智商一秒。

大庄园里有很多只流浪猫。同为猫的谢恬,和他们在庄园小树林里疯到下午才满足。傍晚时,谢恬还去附近大型宠物超市,补偿食品资源。

夕阳欲坠。

谢恬拎着一大包猫零食、和一套猫咪洗澡用品,一脸满足。庄园的猫猫,似乎也把谢恬当做了比自己漂亮、可爱的同类,谢恬很顺利地做了一回,猫老大!!

谢恬的猫形态的确是挺漂亮。

不过谢恬远远就看到了在门口等候的沈浩文。又是这个人!

如果不是要演戏,谢恬早就想用一套无影喵喵拳,把沈浩文打倒在地。

不!现在他就想!

沈浩文脸色不好,他再也忍不住。他的小替身不听话了……他一碰到谢恬,即使谢恬一脸怒意地躲着他,他也扯着对方往自己车里带。

猫零食的袋子谢恬没拿稳,啪一下掉在地面。随即沈浩文一个不注意,袋子成功发出噗噗噗的真空包装爆裂声,伴着罐头被踩扁的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妙鲜包、猫罐头、猫布丁的混合香气。

少年愣在原地。他睁大眼睛,满脸惊骇。

我敲你吗!!

日你个喵!

猫不发威!当我是纸猫猫!

我的猫零食!!我的皇家猫粮!!

沈浩文的手臂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出现了一道红红的血痕。

谢恬的演技顺着他的心绪,爆发了。他发出尖叫,拼命挣脱沈浩文的手臂,手指晃来晃去地做手语。

沈浩文终于察觉到不对,他看出了谢恬说的是什么…… 谢恬知道了自己的秘密。

沈浩文看一眼手机,“砰——”一下关上车门,看样子不像是把谢恬锁起来,而是想把谢恬往远方带,预谋已久的那种。

随即他说出让谢恬彻底炸毛的话——

————

另一边。沈松渊有事要忙,早早就回到了家。他趁傍晚晚饭时间,叫人查了谢恬的背景、家世。少年的笑容、身影,在他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沈松渊站在窗口,放下电话。手心不知怎的,冒起汗来。

载着谢恬的车,从沈松渊眼下飞驶而过。

第五章:超级凶的小哑巴05

“你现在就给我回家,收拾东西。”沈浩文把车停在谢恬的平房出租屋前,冷声道。反正自己的秘密,他也发现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没必要温柔、耐心地继续对待。

一个小替身而已,不跟着主人睡一张床,去哪呢?

谢恬使劲摇头,可怜兮兮拽着沈浩文的胳膊,好让对方放过自己。沈浩文盯了少年一眼,“我在这里等你一晚,明天你必须来到我车前。”

谢恬被逼回了家。

少年绝望地坐在地面,透过窗外望着沈浩文的车子。

[喵了个咪……我可以申请不攻略这个渣攻吗?我攻略小鱼干,也不要他。]

[可以是可以,但任务结束了就没有猫薄荷。]

[……]

谢恬仿佛听见了系统的蔑笑。他抱着头,很苦恼地足足想了两个小时,终于做出决定。

[我不要攻略他了!他算什么猫薄荷?竟然沦得到可爱的喵喵去攻略!]

[……乖。]

谢恬这几天下来,天真纯洁的世界观已经坏掉了。他现在只想摆脱渣攻……而不是什么攻略……喵的。

[铲铲,给透支经验值,买来一份“体弱多病。”]

[你要干什么?]

谢恬得意地笑了笑,[渣攻要[哔——]我,我体弱多病,一[哔——]就会受伤,渣攻当然不能[哔——]我了,自然就不喜欢我了。]

几天前。谢恬还不知道[哔——] 是什么。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系统低笑一声,尾音上挑。

[买嘛。买嘛。]

要不我存下的猫零食不给你吃!

系统拗不过撒娇的谢恬。

[叮——经验值透支5点,“体弱多病”购买成功。]

谢恬很快变得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眼睛蒙上层淡淡的水汽。看起来可怜极了。他扶着墙,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然后一瘸一拐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嘤嘤喵,我是只会被丢掉的小病猫!

“啪——”

谢恬刚把猫抓板放进背包,眼前莫名地一黑,倒在冰冷的地板昏迷过去。

————

次日十点。

沈浩文等得不耐烦,他怀疑谢恬是不是翻窗而逃的同时,一脚踹开了那扇又破又小的房门。

“谢恬?!”沈浩文瞳孔骤缩。他看见一向单薄的少年倒在地面,黑发披散,面部没有一点血色。由于趴在地面的姿势,导致少年有点呼吸困难,一喘一喘的,像是要死掉了。

他赶紧抱起体温高到吓人的谢恬,送往最近的医院。

谢恬在沈浩文痛苦地呻/吟,汗水和泪水混着滴下。沈浩文不知怎的,心里突然升起了怜惜感……[渣攻好感值,加5。现在为三十。]

谢恬:???喵喵??

谢恬患的是胃病,初步诊断是前几天那几瓶烈酒喝坏了胃。而且还有持续的高热。需要住院观察。

沈浩文为他安排了最高级的VIP病房。谢恬痛苦地躺在床上输液,沈浩文握着他滚烫的手,祈祷对方赶快好起来。

自己昨晚和前几天就不应该这样做。下一秒,沈浩文被自己的想法给惊讶到了,这可是一个小替身而已……他走出病房,来到抽烟区。站在角落里点起一根烟。

这事绝对不能让沈松渊知道,要是沈松渊知道了自己害了人,下场可是很惨的。

他突然想起,他的那个人最近好像也来这家医院实习了。他这几天心思都放在谢恬身上,都快忘了……很巧。他的白月光,李步云与他迎面走来。

高挑的青年穿着一尘不染的白大褂,他只是在五官上和谢恬有点相似。两人的气质、以及经历的人生,完全是不同的。他气质更偏向成熟,清冷,出生在一个虽然清贫,但父母博学多才的知识分子家庭。

李步云在读医学博士,这几天要赶报告,来医院实习做调研很正常。

沈浩文盯着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感觉……以前那种微妙的痴迷感荡然无存。谢恬那张温润、带点可怜的样的脸蛋,不断在他脑海里回闪。

李步云没有正眼看沈浩文,匆匆与他擦肩而过。

李步云知道他喜欢自己的事,但对他的感觉,只有厌恶、恶心。

沈浩文把烟丢进垃圾桶,想驱车回家。要不沈松渊发现到不对劲,必然会查的……至于谢恬,晚上再偷偷出来陪他。

沈浩文转头离开的瞬间。李步云停下了他的脚步,转身朝谢恬病房的方向走去。

——

谢恬从系统那得知沈浩文离开自己的消息,开心到得不了。

看来自己的体弱多病还是有用的!

谢恬翻了个身,假装痛苦地把手放在白净的小腹上,眼眶发红,眼泪情不自禁地往外淌。头发湿软,没有一点生气。

他不知道,自己楚楚可怜的同时,似乎还带点……诱惑感。

[铲铲,我是只小病喵。]

[……?]

[要零食吃。]

[哦对了。我忘了。你现在作为人,不能吃猫吃的零食了,否则真的会犯肚子疼。]

[喵??]谢恬蒙住被子,捂住耳朵。拼命喵喵叫,假装自己没听见。

他除了假装自己养了喵,去买零食之外……还忘记过自己是人,遇到漂亮的小喵喵,抱住就是一顿蹭蹭亲亲。

蹭蹭亲亲完后发现……是小公猫。还是绝育过的小公猫。

喵喵喵!!

敢不给我零食!等到以后!我吃猫粮,你吃猫粮袋袋!呜——李步云一推开门,就见到少年蒙着被子,不断地发出……喵喵之类的奇怪声音。

李步云:……

“!!”谢恬第一次被他发现他有喵喵叫的毛病,脸立即羞红了。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李步云知道谢恬的事,知道这个可怜的小哑巴是沈浩文的玩/物……少年太痛苦了,呻/吟声都扭曲到变形了。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接下来时间由我照顾你。”李步云站在谢恬床前,轻咳几声。确实很巧,医院就是那么安排的……谢恬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看了李步云一眼,不禁有些发愣。

他第一次见到和自己差不多一模一样的人。

[这是目标的白月光,李步云。]

谢恬当然不想理他,他不想和与目标有沾边的人交流!

李步云反而很想和这个可怜的小少年交朋友。他记得少年也是医学生,和自己同所大学…但父母早逝…是与自己绝然不同的命运。

青年看着谢恬涨红的脸,大大的眼睛因为生病蒙上水汽,鼻子尖和耳朵尖都红红的,嘴唇也是水润润的。好像李步云家里养的那只小猫。

“乖。”李步云弯下身,摸了摸谢恬脑门,皱皱眉:“烧没退。”

李步云看谢恬闷闷不乐的样子,拿了一张椅子坐在床边,话语间带着温柔的轻笑,“别理沈浩文,他就是一个疯子。你还有大好前程呢……出了院后,就赶快远离他,没办法的话,可以叫我帮你。”

李步云打小就对自己拖累别人的事感到反感,更不用说替身什么的……谢恬心情不好,恶狠狠瞪他一眼。

喵——!喵的本性可是无恶不作!贪吃!懒惰!霸道!娇气!贪婪!骄傲!

敢接近我?

“以后叫我步云就行了,乖啦。”李步云宽厚温暖的手掌,轻轻抚过谢恬沾有泪水的脸颊。不得不说,李步云的声音是很温柔,温柔到让人能放下一切戒备。

谢恬微微转过头,带有点生疏、好奇地看着李步云。

“你真的长得很像我家里的一只小布偶猫。”

!!!!布偶!!

“可惜他最近送去绝育了,我见不到他。”

“…………”谢恬缩进被窝,他可不能让系统听到这些话,万一系统……也把他阉了。

“你有点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份粥。”

谢恬听见自己肚子发出的声音,没说话。

李步云离开后,谢恬又想在系统商店买点什么。

谢恬对自己的“体弱多病”感到不满足。目标走了,又来一个白月光。

[铲铲,我想买“扫把星”!]

“扫把星”不但会使宿主本人倒霉,也会连累到宿主身边的人。使宿主变得讨人厌。不会有人喜欢扫把星的。

系统看着谢恬余额为负的经验值,默默用自己的钱买了价格高昂的“扫把星。”

他知道剧情不会轻易让谢恬得逞的,就随便让谢恬浪了,别脱离剧本太过分就行。

——————

沈浩文手握着驾驶盘,但手心里谢恬身体柔软的触感,仍是挥之不去。

这个小替身……怎么会让自己那么念念不忘。 自己喜欢应该是李步云才对。李步云多好啊……沈浩文细细思索着,发现自己竟然想不起来李步云的一点好处……想起的都是谢恬的。

他一脸困惑地回到家。一回到家,沈松渊就命令他帮自己处理一份文件。

沈家集团越做越大,这几年来,一举成为万人瞩目的商业帝国。到了适婚年龄的沈家二少,沈浩文,也遭到无数女人哄抢。

沈松渊当然也想沈浩文早早立家,安分下来。他便在成人礼时,与沈浩文商量,选了一个与沈家势力相当家族的千金订婚。

那女人强势得很,一对细细长长的眼睛,巴不得把沈浩文整个人给吞下。

沈浩文对面就坐着闭目眼神的沈松渊。

沈浩文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喂,您好。是沈浩文吗?我是Z市人/民医院,您的亲属谢恬在医院……出了点事。”

【红包已发,多夸夸小作者菌有掉落红包的概率哟!!下章继续抽八个人发红包!作者菌评论都没有八个人,只要评论了就有很大概率掉红包!以后更新时间改到白天十二点!!】

相关:

板报我的国家 战66 pro g1主板报价 文明校园黑板报文字内容 毕业机板报 妈妈我爱你板报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