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读札网 >

唐弘亦何雨桐by慕九小说_至此流年无归期

2018-12-19 编辑:读札网 手机版

《至此流年无归期》是由“慕九”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唐弘亦、何雨桐,五年里,支撑着她坚持下去的就是唐弘亦和他们的孩子,可现在他亲口说不爱她,那个孩子也早已死了。

第一章:提前出狱

禹城女子监狱。

监狱长打开了监狱门,对着昏暗潮湿的监狱厌恶的喊道:“1214号何雨桐,出来!”

何雨桐浑身哆嗦着站起身,从来到监狱开始何雨桐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整整五年的时间几乎天天被人殴打,吃不饱穿不暖,昔日那个高高在上的何家大小姐早已经不复存在。

战战巍巍的走到门口,监狱长嘴角冷笑一声:“恭喜你啊何大小姐,提前出狱。”

随着高墙铁门“哗啦啦”的开门声,一道炙热的阳光透过门缝照在身上,何雨桐站在门口却久久没有迈出去。

整整五年的时间,她终于要自由了,可是面对仅有一墙之隔的世界,她却胆怯了。

可是,一想到走出这扇门,她就可以跟心爱的人还有宝宝在一起了,何雨桐深吸一口气迈出了铁门。

身后的铁门关闭,一辆价格不菲的高级轿车停在了她的眼前,窗户落下,一张英俊的脸庞出现在眼前。

“上车!”依旧是冷冽的声音,却是她这么多年每一个难熬的夜晚支撑她走过来的唯一信念。

她的丈夫,唐弘亦。

“弘亦,我……”好想你还没有说出口,唐弘亦已经不耐烦的再一次开口:“上车!”

何雨桐一愣,随意反应过来,赶紧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弘亦,我没有想到你会亲自来接我,我们是直接回家吗?”何雨桐的语气里难掩的欢愉。

五年的时间,她终于要回家了,马上就可以见到宝宝了,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就被警察带走了。

这五年,她最对不起的就是孩子。

何雨桐满心欢喜的看着唐弘亦,唐弘亦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笑一声:“回家?你还有脸提回家?”

从始至终唐弘亦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手指轻快的掉转方向,油门加紧,何雨桐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车子已经猛然冲了出去。

她不配回家?

何雨桐根本不明白他话语里的意思,这五年的时间她在监狱里哪怕每天都要承受着欺辱,多少次想过死,可是一想到外面等着她回来的家,再多的痛苦她都可以隐忍。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唐弘亦嘴里,她连提都不配!

鼻头一酸,何雨桐低下了头。

“弘亦,你是嫌弃我吗?”闷声带着哭腔,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带着讽刺,“你觉得呢?我唐弘亦有一个蹲过监狱的妻子,你觉得我还能在禹城抬得起头吗?更何况我们之间从来都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的话一字一句,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利剑一般深深的刺进了她的胸口。

她以为……她以为这五年的时间,她的心甘情愿能够换来他的一丝怜惜,哪怕一分一毫,她都不后悔这五年的牢狱之灾。

可是,她忘了!她竟然忘了,在他的眼里,她不过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何雨桐强迫自己将心口的酸楚尽数的重新吞咽下去,两手紧握几乎要攥进肉里,看着前方不断变化的方向,这不是回家的路。

“我们这是去哪里?不是回……回别墅吗?”最后那个‘家’字,她终究没敢说出口。

“医院。”

医院?

难道是孩子出事了?

何雨桐焦急的问道:“是不是孩子生病了?”

“孩子?”唐弘亦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十分平静的回答,“那个孽种早死了!”

“轰!!!”的一声巨响,何雨桐只觉得眼前像是闪过一道巨雷一般,整个人如遭雷劈的呆滞在了原地,全身冰冷。

良久,何雨桐才带着颤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你说什么?孩子……孩子……”

孩子怎么可能死了!

不!不可能!

唐弘亦撇过脸,目光冷漠的快速扫了何雨桐一眼,“我说你生的那个孽种早就死了,在你被送进监狱的一年后就死了!”

何雨桐忽然疯了一般,瞪大了双眸看着他,忽然整个人朝着唐弘亦张牙舞爪的趴去,嘴里大喊大叫着:“你骗我!唐弘亦,你骗我!我的孩子不可能死了!你骗我是你,一定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车水马龙的路上,唐弘亦一脚踩住刹车,车子猛然停住,两人朝前摔去,唐弘亦暴怒的声音从头顶响起:“何雨桐,你想死也得把云梧给我救活了再死!”

刚才他说孩子死的时候一脸平静,却在说要救他嘴里那个云梧的时候,整个人像是一头发疯的狮子一般,死死的盯着她,几乎要将她吞入腹中。

第二章:还我女儿命来!

一路上,唐弘亦一言不发的拉着何雨桐到了人民医院。

何雨桐根本反抗不了,尖叫着被唐弘亦按着双手双脚的绑在病房上,全身动弹不得。

“唐弘亦,你要做什么!我要见孩子!我要见孩子!”何雨桐嘶吼着,眼看着带着口罩的医生手里拿着输血针走了过来。

唐弘亦低头,眼底没有一丝情谊,“何雨桐你最好给我安静点,否则,你连孩子的尸首都看不到!”

不!她的孩子没有死!

一双眼眸布满晶莹的泪水,满眼猩红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祈求的哭喊着:“唐弘亦,我求你了,让我见见孩子,让我见见孩子好不好?弘亦!唐弘亦!”

“闭嘴!”唐弘亦怒吼一声,然后对着一旁的医生大喊一声:“用多少抽多少,就是死也得给我抽!”

何雨桐哑口无言,嘴角冷笑着看着他。

呵……这么多年了,她怎么忘了,她原本就是一个容器,一个随时做好了换肝脏的容器!

五年前,何雨桐与宋云梧发生争执,两人从楼梯口滚落下来,而何雨桐只是受了轻微的伤,但是宋云梧却在滚落的过程中受了重伤,肝脏破裂。

而原本身为受害者的何雨桐却成了罪魁祸首,并且为了救宋云梧,她被按在了手术台上,强行的切割了一半的肝脏给宋云梧。[]

因为唐弘亦说,是她嫉妒宋云梧,所以故意制造了这场意外就是想要害死宋云梧。

所以,她要付出代价!

自从五年前她被迫割了一半的肝脏,刚生完孩子就被唐弘亦送进了监狱。

整整五年,她在监狱过得生不如死,甚至连孩子一面都没有见到。

五年前,她说什么他都不信,一个字都不信,就算她真的有错,那就是爱上了一个狠心的男人。

为了这份爱,她受了五年的痛苦,结果刚一出狱又要被迫输血!

鲜红的血液随着抽血管不断流入采血袋中,她的视线越发的恍惚起来,耳旁是他阴寒的催促声,眼前一黑,何雨桐彻底失去了意识。

眼前似乎有个孩子在朝她跑来,稚嫩的孩童声在耳旁响起,“妈妈……妈妈……快来救我,我疼……妈妈……”

“宝……宝宝……妈妈来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又恢复了安静,唐弘亦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还在期待什么,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跑去陪伴宋云梧了吧。

只要得到了他要的东西,她的生死根本不重要。

狠!

唐弘亦,你真狠!

冷笑一声,何雨桐嘴角冷抽,心里仿若被刀子刺入一般,刺骨的疼痛。

不!她不能这么下去,她要见孩子!不论是生死,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要见孩子!

撑着虚弱的身子,何雨桐扶着墙壁一点点的挪到门口,手还没有打开门,门从外面被打开。

宋云梧!

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应该躺在重症监护室吗?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何雨桐怔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腕被宋云梧扯着大力的摔在了病床上。

“嘭!”的一声,何雨桐被粗暴的扔在了床上,后腰结结实实的撞在床沿上。

“想跑?你觉得你跑的出去吗?”宋云梧嗤笑着看着她。

“你到底想做什么?”

撑着酸痛的身子,何雨桐不卑不亢的看着眼前的宋云梧,冷声的质问道。

“啧啧啧……我送你的出狱礼物怎么样?看着你这么凄惨我也就满足了,毕竟我精心留了你这么多年,不过那个杂种可就……”

杂种?

她的孩子?

何雨桐眼底猩红,一双黑眸布满了怒火的瞪着眼前的宋云梧,伸着手走上前,掐着宋云梧的脖子阴厉的怒吼质问道:“我女儿呢?还我女儿!”

“哦,那个杂种是你的孩子啊,可是怎么办呢,那个杂种已经先到底下等你了。”宋云梧嗤笑着看着她,看着她垂死的挣扎。

“你不知道,小孩子死的样子,全身青紫,死之前啊,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干哭着,哭到嗓子都哑了,一双眼睛啊哭得都肿了,可是怎么办呢?连杂种的爸爸都不管不顾,任由她哭啊喊啊,直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啧啧啧……别提有多惨了。”

“啊!!!”一声嘶吼,何雨桐伸着想要去扯着宋云梧,她要杀了她!她要杀了这个女人!

“你还我女儿!宋云梧,我要杀了你!!!”

何雨桐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一把扯住站在门口的宋云梧的头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命的拖着宋云梧,将她拖进了病房,随手扬起桌上的水果刀,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宋云梧的胸口刺去。

第三章:用她的命换

“你还我女儿!宋云梧,我要杀了你!!!”

何雨桐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一把扯住站在门口的宋云梧的头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命的拖着宋云梧,将她拖进了病房,随手扬起桌上的水果刀,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宋云梧的胸口刺去。

-------------------------

“你还我女儿!宋云梧,我要杀了你!!!”

何雨桐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一把扯住站在门口的宋云梧的头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命的拖着宋云梧,将她拖进了病房,随手扬起桌上的水果刀,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宋云梧的胸口刺去。

“嘭!”一声巨响,门从外面被人踹开,唐弘亦一身冷冽的冲了进来,在看到何雨桐手里高举着的刀子,想都没有想抬脚照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脚。

伴随着“噼里啪啦”物品落地声,一声凄厉的喊声响彻整个病房。

何雨桐的身子像是落叶一把被他大力的踹到了地上,后背结结实实的撞上床腿,疼的她呼吸一怔。

看着地上苟延残喘一般的何雨桐,唐弘亦的眼底闪过一丝动容,不过瞬间就被宋云梧胸口不断涌出的血红激怒。

眼底像是藏着无尽的仇恨一般,唐弘亦愤怒的喊道:“何雨桐,你他妈在找死!!!”

何雨桐疼的张大了嘴巴,不断的粗喘着,嘴里不断流着鲜血。

“弘亦,救救我……”宋云梧面色蜡黄的窝在唐弘亦的怀里,声音虚弱像是下一秒就会死掉一般,一只手紧紧的捂着胸口的伤口,另一只手轻轻的扶上唐弘亦的肩膀,带着鲜血的手指勾着他的衣领。

唐弘亦立马被手指上的血液吸引,收回在何雨桐身上的眼神,唐弘亦一把将宋云梧抱了起来,冷眼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何雨桐。

“何雨桐,云梧有一点儿危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让你陪葬的!”

怀里的宋云梧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何雨桐,眼里闪着得意的神采,阴狠的双眸瞪着她,语气却娇弱的说道:“弘亦...我...我好冷...好...冷...”

“云梧,没事儿,我送你去手术室,没事的,你会没事的。”说完,唐弘亦抱着宋云梧,疾步向外走去。

身后传来一声苍白无力的哭喊声:“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唐弘亦脚步一怔,不过一瞬间,唐弘亦紧接着继续朝前走去,没有丝毫留念的远去。

直到了这一刻,何雨桐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她这五年的坚持仿佛就是一个笑话,这个世界上唯一与她有血缘关系的女儿也不再了,她活着还有什么用!

残喘的趴在地上,何雨桐觉得眼泪都流干了,心疼的像是要炸裂一般。

有小护士从门口路过,看着地上的她不由的怜悯的说道:“听说这个女人有前科,刚被放出来就杀人了。”

“那唐先生为什么还留着她的命?”

“因为宋小姐的肝脏受伤了,听说唐先生留着她就是为了随时给田小姐换肝脏的。”

呵!

到了现在,何雨桐才终于明白过来,她能够提前出狱原来是为了救他心爱的宋云梧!

一瞬间,何雨桐心里全部都清楚了,她什么都不要了,只要孩子!她只要孩子!

门口忽然进来两个黑衣男人,二话不说拉着何雨桐就朝着手术室走去。

随手一甩,何雨桐的身子就被大力的扔在了地上,久久没有动。

哈哈哈……

何雨桐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她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满头大汗的走了出来,看着唐弘亦焦急的说道:“唐先生,不好了,田小姐原本肝脏就出现了衰退的迹象,加上心脏又被刺了一刀,如果不及时换心脏的话,可能撑不过去了。”

“换啊!”唐弘亦爆喊一声。

医生吓得不停的哆嗦着,“可是……我们医院没有合适的心源。”

此话一出,唐弘亦的脸色立马阴沉下来。

转身看着趴在地上的何雨桐,心里打定主意,一把拉起何雨桐的胳膊,对着医生道:“用她的!她的心脏合适,用她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弘亦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像不过是在讨论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

何雨桐猛然抬起头,惊恐的双眸看着他。

换心脏?

他要拿走她的心脏去救宋云梧?

“唐先生,摘掉心脏的话,供应者会立马死亡的,您……”

唐弘亦的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会死的……可是这一切都是何雨桐自找的,谁让她去招惹宋云梧!

不要怪他,这都是她自己做的孽!

医生犹豫的看着眼前的何雨桐,话没有说完,就听到唐弘亦绝情的道:“摘!就是她死了也要把云梧救回来!”

唐弘亦的话一字一句,像是一把把的匕首一般,深深的刺入到何雨桐的心上,直到鲜血涌出,直到她心如死灰。

摘掉心脏!

第四章:用她的命换

不要!

他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那个女人害死了她的女儿!他凭什么要让她用命去换那个女人的命!

凭什么!

五年前他愤怒的割了她一半的肝脏去救宋云梧,她可以靠着另一半肝脏活下来,可是这一次是换心脏!

她不能就这么死,她要让宋云梧一起去死!

宋云梧要给她的女儿陪葬!

看着唐弘亦一步步走来,何雨桐紧咬着牙关不断的摇着头。

医生手里正握着手术刀,何雨桐猛然撑起身子,一把夺过医生手里的手术刀,重重的刺向了自己的左心房!

“噗嗤!”一声,刀子划破皮肉的声音。

一把拔出手术刀,一股血注从伤口处喷出来,唐弘亦就站在她一米多的地方,鲜血喷了他一脸,血红的眼底震惊的看着眼前几乎疯狂的何雨桐。

刚想伸手去阻止她,结果何雨桐握着手术刀又重重的刺向了心口。

所有人都愣住,惊恐的看着她,白色的病服已经被鲜血沾染,何雨桐像是从血缸中泡过的一般。

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

何雨桐眼底含泪,一双眼眸充血一般的紧盯着他的眼眸,“唐弘亦,我就是死也不会救她!我要她死!我要她给我女儿陪葬!!!”

斑驳的伤口早已血肉模糊,她仿佛一点儿直觉都没有,何雨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怒吼道:“唐弘亦!你欠我的!我要你这辈子都活在愧疚中,孤独终老!生不如死!”

“轰!”的一声,何雨桐结结实实的倒在了地板上,血液如同开了一朵花一般在她的身下绽放。

“来人啊!救人!”昏倒前听到最后一句话,何雨桐彻底的失去了神智。

ICU病房,何雨桐全身插着各种管子的躺在病床上,眼皮沉重,何雨桐努力的尝试了许久才终于张开了双眼。

小护士立马跑出去喊道:“病人醒了,病人醒了。”

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月,除了照顾她起居的护工外一个人都没有出现,就连手机都被唐弘亦没收了。

是怕她跟外界求救吗?

呵,从她嫁给唐弘亦的那天开始,她就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还有什么人能够联系。

躺在病房上的这些日子,何雨桐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不再是一开始的玉石俱焚,上天既然不收她,那她现在就开始想着怎么报复,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她的孩子绝不能就这么冤死。

下午唐弘亦派人来接她出院,车子直接赶到了郊区的一栋别墅。

早就等候多时的保姆刘妈赶紧上前朝着何雨桐恭敬的弯腰,“何小姐,您好,以后我会照顾您的起居,您可以喊我刘妈。”

软禁吗?

何雨桐冷笑着住进了这所郊区的别墅,一连几天倒也清闲,直到宋云梧再次找上门来。

原本不换心脏就会死的一个人,竟然在一个月后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身精致的妆容。

“姐姐,别来无恙啊,听说你差点死了,哎呀,你说说又不是只有你能够救我,弘亦也是怎么就不管你的死活呢。”

何雨桐面无表情,对于宋云梧,何雨桐早就料到了她来这里的目的了。

来看笑话嘛,她偏偏不给她机会。

“姐姐?别这么疏远啊,怎么我们都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我是来告诉你,今天可是我侄女作为大体老师送到医院被解剖的时候,你不想去看看?”

何雨桐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解剖?你想带我女儿去哪里!宋云梧,她是个孩子!”

宋云梧后退两步,拉开了与她的距离,补充道:“不,是死婴才对!”

第五章:亲眼目睹

“不!你不可以!”何雨桐怒吼着喊道,眼底猩红的看着眼前的宋云梧。

宋云梧弯下腰,压低声音在何雨桐的耳旁说道:“你知道吗?那个孽种死的时候刚刚学会叫妈妈呢,哈哈哈哈!”

忽然,何雨桐猛然抬起头,眼底不满了阴狠的杀意,跌跌撞撞的撑着床沿站起身,朝着宋云梧扑去,结果被宋云梧一闪,何雨桐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宋云梧弯着腰,嘴里啧啧的说道:“呀呀呀,我的好姐姐啊,您这是何必啊,不用行这么大的礼,我带你去,去看看那个死……孩……子!”

说完,从门外冲进来两个大汉,一人一只手拉着地上瘫软掉的何雨桐朝着门外走去。

何雨桐全身脱力,由两个男人直接摔进了车里,一阵剧烈的晃动,何雨桐满眼含泪的躺在车座上,心里早就已经心如死灰。

不知道自己被拉到了什么地方,等到何雨桐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拖到了一扇冰冷的玻璃门前。

“嘭!”的一声巨响,何雨桐被按着头皮重重的朝着玻璃窗口拍去,隔着一扇透明的玻璃,三四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满手鲜血的拿着手术刀正围在一起,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一个不过一根胳膊大小的婴儿!

“怎么样?那是你的女儿,难道你不认识了?”宋云梧贴着身子趴到何雨桐耳旁低声的提醒着,一字一句,句句灼心。

何雨桐被紧紧的扣在玻璃上,完全动弹不得,愤怒的咬紧了牙关,口腔被咬破,有浓郁的血腥味在嘴里蔓延。

泪珠像是断了线一般,一颗一颗的顺着眼角滑落,“啊!!!啊!!!”

何雨桐撕裂的怒吼着、咆哮着,恨不能自己代替手术台上的孩子,“啊!别动我女儿!不要!啊!!!放开我!放开我的孩子!!!宋云梧,你不得好死!宋云梧!!!”

看着何雨桐这个样子,宋云梧的脸上绽放出得意的微笑,她越是难受宋云梧越是兴奋!

“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啊啊啊!!!不……”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完,何雨桐眼前一黑,彻底的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地上,而在自己不远处躺着的正是宋云梧!

而她的身下有鲜红的血液蔓延成一道道的血痕,在宋云梧的身下汇集成了一滩。

脑子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整个人愣了许久缓缓坐起身,环顾四周,她什么时候来到了宋云梧的病房?

相关:

六爱板报怎么做 黑板报 安全愉快的假期 小学一年感恩父母黑板报设计 7月黑板报 主板报废的iphone6

推荐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